《重生嫡女:承宠将军妻》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门口小轿
冬日天气阴冷肃杀,风如刀子割过皮肤,清清冷冷。

昨日雨刚过,树叶俱落。青石地面冷意渗骨,杂草枯黄,至秋便已无生机,又因夜里阴寒,凭生了几分薄冰。高门宅院门口的石狮子凶悍镇宅,门口地面干净无尘,下人早早就收拾停当。

伯爵府掌家大夫人卢氏脚步轻缓,神色自若。身边的管事嬷嬷小心伺候着,不敢多说几句,只仔细盯着地面上的石头子,免得有些个惫懒侍婢没有打扫干净,会扰到夫人脚下。

幽深的院落,走廊清静无声。

婢子婆子自是打扫完毕,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卢氏所过之处,侍婢们俱是低下头,俯身避开,不敢直视。

这位卢氏向来不好惹,本是三品官员吏部尚书家的嫡次女,蜜罐子里长大的。又因母亲言氏执掌家权,据说是从小就跟着学习管家庶务,进了伯爵府,更是雷厉风行。

几个没眼力劲儿的,仗着是府内伺候过老伯爵的老人,被她几十仗家法打下去,打死了两个,后门外又抬出去四个,自此这一屋子的婆子奴婢更是噤若寒蝉,无人敢放肆。

卢氏移步进入正厅,坐了正座的罗汉塌上,管事嬷嬷便上前命大丫鬟斟茶。

这茶上来,还太热。卢氏喜吃热茶,身边的丫鬟掌控不了热度,便只等稍放凉了再吃。

端坐稳,卢氏闭目养神了一时,而后凤目倏睁,一抹精明从眼底划过。她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几下。

“那甄家小姐走了没?”

“没。约莫着是想闹事。”管事嬷嬷作了揖,不敢抬头,只站在一旁回话。

“闹事?她当伯爵府是什么地方?我让你们把她送回去,你们是不会做事了吧?”卢氏变了脸子,声音倏地拔高了几分。

管事嬷嬷打了个冷噤,急忙回道:“老奴知夫人不想见她,只这女子每日必来门口等着。一顶小轿正挡着伯爵府大门口,她便端坐在小轿里,也不下轿,也不闹腾。我打发婆子过去问话,她便只差着婢女回说要见当家的,别的也自是什么都问不出来……只是那甄家毕竟跟咱们有亲……”

管事嬷嬷最终瞧了下那轿子上的标识,便回来禀报。说是认得的,是个甄家的甄字。

卢氏当时便轻蔑地讥笑了下,欲将甄家的小姐给撵回去。

可她却不敢。甄家的嫡长女甄大小姐,可是跟自家的二少爷有着婚约的,虽说未曾成婚,可好歹也是下了定的。她不怕甄大小姐,却也怕眼前的大夫人反悔。

“有亲?那等下贱胚子!是个嫡长女又如何?我就没有见过这么丢人现眼的!这定亲还不是成亲,作不作得数还不知呢!她倒是个厉害的,左是臣哥儿在外需得应酬几分,难得会跟女子说上几句话。她怎么做的?追将上前,给了臣哥儿个没脸,还将那婢子的脸给抓花!如今我要将亲事不作数,她倒是怕了,紧赶着上门来求情,还学会在门口堵人了!”

管事嬷嬷见卢氏气得火大,自不敢上前接话,更不敢替那甄大小姐说上几句。

“你也别看是什么甄家不甄家,定亲没定亲的。直接去甄家游说,把这事儿说给甄栋梁和他那个后娶的继室听听!让他们速速将这丢人现眼的货领回去。”

卢氏鄙夷着道,凌厉的眉头一皱,瞥了一眼管事的戚嬷嬷。

戚嬷嬷别的都好,就是没几分胆子!这甄大小姐做事胡来胡去的,早晚拖了臣哥儿的后腿!如今还把着门了!真当她是个好欺负的了?这种行事勾当,她自是见多了。

戚嬷嬷应了声,行了礼就退下,之后便照着吩咐去办事。只刚刚退到门口,卢氏转了念,又叫住了她:“算了。我倒要瞧瞧那甄家大小姐进来之后,打算对我说什么。放她进来!”

伯爵府大门口早聚集了一干婆子丫环,只勾着脖子往外瞧。平日里难得见的热闹,自是这一回要瞧个仔细,省得回头宅院里的八卦起来,自己一问三不知,若是跟不上那传的几句嘴,便算是丢了里子,被人认为是个不知事的蠢的。

有几个大胆的,早从门口往外看过去,却只见一小轿端正地停在大红漆门外的石狮子旁。四周的轿夫早到一旁躲着,只留着一梳着双髻的瓜子脸水灵的很的侍婢站在轿旁。

那侍婢穿着青色的马面裙,上身外套一颜色稍深的深绿色马甲,倒是生的唇红齿白,不过一脸急切,此时走到了黑色小轿旁的小窗前,有些紧张。

“大小姐,崔伯爵家一点儿反应都没。咱们还是回去吧!这事儿,奴婢越想越觉得惧怕,老爷若是知道了,定会剥了奴婢的皮。说是奴婢撺掇着大小姐来的,奴婢挨打不打紧,只怕大小姐跟着受委屈。那回去一顿祠堂是免不了的。”

好话歹话说尽,这小轿上却无半分应答,似是无人一般。

染画无奈。想着自己回去大约是少不了一顿板子了,只怕少挨一些的好,更希望自己的皮能厚一些,上次大小姐为着崔鼎臣崔家二郎的事,一哭二闹的,直接连累了她挨了十个板子。

染画是家生子奴婢,跟了这种嫡女大小姐,本以为是件前程似锦的好事,谁想到却是个要命的贼活计。她也不知自己这一次闹得这么大,再回到甄府,她还能不能活还是未知。

甄家自是要脸的大家族,甄氏祖上更曾是做过开国八国公之一的魏国公的。只这传了几代,渐渐不受皇宠,又无能耐的人致仕科举,只凭着荫封得了公爵的分封。因着如今的甄栋梁甄大人的祖父言语不当,做了几件荒唐事,被官家得知,便削了爵,甄家终究没落。

若不是甄家这两代出了个甄栋梁,竟中了举,考了进士,又是一表人才、才华出众,便借着前岳家、儒学夫子的推举和之前甄家祖上的名声,竟也做到了从四品户部郎中,这甄家早就如一滩烂泥,不可再出头了。甄栋梁兢兢业业,为人正直,却又深得为官之道,甄家也才重新站稳了脚跟。
第2章 伯爵夫人
只甄家才好了几日光景,便出了这么一个家教不当,被宠得任性刁蛮的甄家大小姐。只因着与甄家大小姐定了亲的崔鼎臣在宴会上跟个美貌的婢女多说了几句话,她便打将了上去。

崔鼎臣失了面子,脱口骂了她句:“山野泼妇,无礼至极!如此善妒妇人,若是进了我伯爵府家门,日后指不定做出什么麻烦的大事!我崔鼎臣岂能跟你这种女子结亲!”

甄大小姐当场愤怒,上前连着崔鼎臣一并打骂了一通,直整得宴会上众人耻笑鄙夷她。等到甄家在场的大夫人和几位小姐赶过来,将人给拉开,这才罢了。

甄家继室简大夫人当时脸色铁青一片,几位小姐更是没脸,脸皮红得只差没滴出血来,赶紧拉着甄大小姐回了府。

回了甄府,甄大小姐清醒了。

那崔鼎臣要跟她断绝关系,这可绝不是小事一桩。若是她真被退了亲,那还不知得被甄栋梁给怎么打骂不说,她这退亲的话,着实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甄大小姐不在乎名声,那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只单单怕老子打她板子。

于是,便偷偷地带着染画赶来了崔家。

她这次来,只跟前院的赶车小厮说了,到了集市上雇了人,抬了一顶轿子就来了崔伯爵府上。本是跟贴身丫鬟染画说好了的,一哭二闹的,实在不行就到崔家一头撞死,或者干脆一条白绫扯了伯爵府的横梁上,直接吊死自己得了,好逼得那崔二郎再不敢提半个退亲的字。

染画可是连白绫都听着吩咐准备好了的,只甄大小姐昨夜哭了一整夜,说是要试试那白绫……后踢翻了凳子……

之后清醒过来,便成了如今连话都肯多说半句的样子。

甄大小姐还是来了崔伯爵府,却是跟之前商量好的不大一样。哭也不哭,闹也不闹,只坐在小轿里,半天不说一句话。水也不喝,茶点更是丁点也不吃。

染画是没辙了。只能照着大小姐的吩咐,不管崔家谁来,她只说要见这崔家当家的大夫人。

天可怜见的,这伯爵府估计是约莫不可能再有人前来了。

正在染画踌躇之际,伯爵府的大门忽而缓缓地被人推开了。一位年轻的小妇人,做着嬷嬷打扮,身旁跟着几个粗使婆子跨了门槛,便朝着甄大小姐的轿子走过来。大概是人多,那架势到底是有几分厉害的。

染画打听了崔伯爵家的情况,早认出了这小妇人,便是崔伯爵府大夫人卢氏身边的管事嬷嬷戚嬷嬷,连忙低了头,小步移到了轿子边,小声地开口:“大小姐,卢大夫人身边的管事嬷嬷戚嬷嬷来了。看来事情是有转机了。”

小轿中轻轻传来了阵响动,似是在应答着染画的话。

染画心底叹口气,大小姐若早知如此,那又何必当初!

戚嬷嬷走到了小轿子前,一副客气的模样:“甄大小姐既然到了,怎么不让人通传一声?或者好歹递个帖子进去,也省得在门口空等了大半天。都怪伯爵府地儿大人多,竟养了不少惫懒货,白白让大小姐在轿子里等了这等时间。不若现在跟随着老奴去见大夫人吧。”

戚嬷嬷这一番话说将出来,轿子里沉默了片刻,忽而一道清晰的声音从轿中传了出来。

“伯爵府宅有大夫人当家,自是管家严谨,门风极严。便当然是做不出把人晾在门口这等无礼之事的。想来戚嬷嬷说的便是真的了。”

声音自是天真无邪,语气带着几分娇媚,女儿家的音色顿现。

这话似是承认了戚嬷嬷的一番话,只说出来,却让戚嬷嬷面色一僵,终是哑然了片刻。她好歹是个老人,话是好听还是不好听,有没有其他几分意思之类的,她自然是很快就整明白了的。

一时脸色僵住,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戚嬷嬷咬了咬牙:“你们还不伺候甄大小姐下轿?让大夫人久等了,仔细你们的皮!”

伯爵府进了门,甄妙宁被身旁的染画虚扶着,走一步稳一步,规规矩矩的,脚踩在地上,一步比一步实。这一番姿态是她高嫁入崔伯爵府,后来吃了苦,甄家败落之后她被卢氏给打着教出来的。

以前她走路过于轻浮,脚后跟不着地。周围人瞧见她走路一颠一颠的,便嘲笑她必定是个不安于室、不守本分的。甄栋梁和大夫人打也打了,罚也罚了,她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丝毫都没有变过。出身便是嫡女,在甄府住惯了,自己是主子,一干人听她使唤,便养成了她骄纵傲慢的性情,情一定要顺着自己心意的,事一定要完美无缺的。可是结果呢?

甄妙宁垂下了眼睑。

便如同重生之前的昨日,她没有如今日这般冷静地坐在轿子里等人请,而是真的用了一条白绫吊昏了自己,连崔家的大门也没有进去,便分分钟在第二日黄昏时分被甄家人给接了回去。

戚嬷嬷跟在甄妙宁的身后,眉头皱成了个川字。

这甄大小姐走路倒是挺稳重大方,嘴上带着浅笑吟吟。穿着打扮虽然富贵奢华得有些过了,却不得不承认,这般富贵的模样也没让她沾上几分俗气。

进了正厅,拜见了卢氏,甄妙宁安静而立。

罗汉椅上,卢氏正在吃茶。

甄妙宁看了她一眼,卢氏颇为年轻,如今不过三十出头而已,早年嫁人生子。三十多岁这年纪,富贵滋养着,她的脸上半分皱褶也没,反而瞧着端庄自然。眉宇之间,潋滟风情。她上身穿着深蓝色鲜艳的对襟上襦,腰间缠着靛蓝色长系带,简单的齐胸襦裙,四周绣着极炫目的花纹,整体优雅大方。

她如今倒是跟后来的苍老模样差别巨大了。甄妙宁跟她在一起生活了十年,欺负也欺负过了,被欺负也被欺负过了,那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见过大夫人。”

甄妙宁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

“不敢当。”

卢氏放下了茶盏,抬眼打量了下甄妙宁,嘴角微微一动。以她瞧人的一双慧眼,什么贱人她都能看个差不多。之前瞧了甄妙宁,她就不大喜欢。

只想着,好歹是甄家大小姐,是个正经嫡女,身份自是比伯爵府差上许多,也还是足够的。哪成想后来那一番作态,真是丢脸到家。

现如今再看着眼前的甄妙宁穿的好看,行礼规矩,她也依就不喜欢。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重生嫡女:承宠将军妻》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重生嫡女:承宠将军妻》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重生嫡女:承宠将军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link/?id=959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