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回路转》小说全章节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风回路转》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华华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华华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风回路转》简介:杨卓作为漠北彭辉的嫡传敌人,进入中原后,随即卷入了昔日彭辉和蜀州风灵的恩恩怨怨,之后杨卓化解了与波斯风灵的恩仇,创立的清卓帮,一路南下,调查离奇凶案,险象环生,最后成为一代宗师。

0-temp-201901-11-1547190128148.jpg


还是没有声音,杨卓缓缓移了一步,走近一看,前面有一卷书,书名是“修罗玄女功小注”。开头的几个字是“害人害己,遗患无穷。”

再往前看,又是一卷书,书册打开,卷首写着:“石骨功,又名夺天功,暴殄天物,不知收敛,自寻死路。”杨卓看到这句解释,顿觉有理。这石骨功却是有点邪门。

杨卓再往前看,却是陡然看到了一张脸,戴着一张青铜面罩,冷森森的。

杨卓一害怕,就退后了三步,说道:“晚辈失礼了。”

那人哼了一声,说道:“好小子,自己一个人敢来蜀州。”

杨卓说道:“本来是两个人的,可是那个人中途变卦了。“

那人说道:“那人比你聪明。“杨卓说道:”前辈何意?“

那个戴着青铜面具的人,拿起了一卷书,放到了架子上,缓步走出了书堆,拍拍手上灰尘,到了一处石墩那里,指了指,说道:“坐吧。“杨卓不敢坐,那人冷冷说道:”你不坐,我坐。“

那人不客气的坐下来,杨卓说道:“敢问前辈,可知武仙前辈在哪里?“

那人冷冷说道:“你来迟了,他早已经死了。“

杨卓一呆,说道:“怎么可能,如果出这么大的事情,江湖早就沸沸扬扬了。“

那人说道:“嘿,你还是不懂江湖,蜀中和中原如此远,消息闭塞,如果武仙刚死的话,怎么会这么快传到中原呢?“

杨卓一阵怅惘,说道:“那么裘天狼前辈,和轩辕子前辈在吗?“

那人不耐烦的说道:“有事就说,没事就滚。“

杨卓想起了毕晴的话:“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大,尤其是高人。“

杨卓说道:“前辈脾气这么大,一定是世外高人。“

那人看了看杨卓,说道:“你从进门以来,只有这句话说得不错。“

杨卓说道:“前辈,既然如此,那我来蜀州,岂不是要无功而返啊?早闻蜀州出英豪,我 未得一见,实在是十分遗憾,未免美中不足。“

那人怒道:“屁话,怎么叫无功而返,这不是有好多武学典籍吗?你随便看。“

杨卓看了看,说道:“前辈这些书,恕晚辈难以一时领悟。“

那人看了看杨卓,一时伸手,杨卓根本不及反应,已经被扣住了脉门。

杨卓挣扎不得,那人松开了他,冷冷说道:“你是彭晖的徒弟?“

杨卓瞠目结舌,说道:“前辈怎么知道?“

那人哼了一声,说道:“你小子果真是彭晖的徒弟,那么你走吧,恕不奉陪。“

杨卓说道:“我师父究竟错在哪,请前辈明示。“

那人喝道:“有些事情根本谁也搞不清楚,过去了二十年了,早忘了。为什么你要弄出个子午卯酉来?你不配!“

杨卓怒气上冲,说道:“我师父当年不知犯了多大的错误,就被驱出了蜀州,沦落到大漠苦寒之地,受尽屈辱。直到临死前,还在念念不忘想回归蜀州,叫我牢记蜀州的恩德和惊人的武学,我至今不敢或忘。你们心怎么这么狠啊?为什么如此对待我师父啊?“

那人脸色大变,一时单掌击出,杨卓根本来不及反应,掌力破空已到,气劲惊人。

砰地一声,杨卓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似乎都被震裂了,颓然坐倒,喷出了鲜血,眼前一黑,人事不省了。

杨卓醒来时,又看到了那个戴面具的人,不过他已经到了另一间茅屋。

杨卓想起身时,却觉得头重脚轻,浑身疼痛,骨头节都麻酥酥的,浑身乏力。

那人冷冷说道:“小子底子不错,彭晖能找到你个徒弟,算是好运气。嘿,你中了我的仙劫掌,化不去,驱不走,以你的内功,你一百年都治不好,滚吧。“

杨卓想不到,蜀州人士居然如此凶蛮,一出手就要人命,怪不得毕晴事到临头,还是走了,这个人还曾经夸赞毕晴是个聪明人了。

杨卓说道:“我既然治不好内伤,出了蜀州也是死,索性我不走了,就死在蜀州吧。“

那人一把抓起了杨卓的脖领,嗖的一声,把他摔出了屋子,扑通一声,跌落尘埃。

杨卓再一次的喷血,全身酸软,好不容易才站起来,抹了抹嘴角的鲜血。

杨卓看了看那人,说道:“蜀州人士都是浪得虚名,欺负一个后辈不说,还夸耀什么蜀州武功天下第一,真是恬不知耻。“

那人一眨眼间,到了杨卓的身前,一巴掌过来,啪的一声,杨卓被打得飞起来三尺多高,跌落尘埃,所幸这次没有呕血,反而是心口的烦恶微微舒缓,自己都觉得十分奇怪。

那人从怀里掏出来一本书,扔了过去,杨卓接住。

那人说道:“看你小子有点骨气,好吧,你照着书中的口诀疗伤去吧。“

杨卓骨碌身起来,看了看书册,上写道:“仙劫掌疗伤心法。“

他也没道谢,拿着书到一边疗伤去了,那人也自行去了。

说来奇怪,这本看似普通的疗伤心法,却是十分繁杂,从吐纳,到行走,到跳跃,到翻腾,到经脉运行,到移穴闭气,可谓是十分繁琐难解。

前后三天,杨卓才弄明白整个疗伤心法。

杨卓从第四天起,开始疗伤,说来也怪,此时运起这心法,却是令经脉顺畅,气血好转。

杨卓几乎废寝忘食,日夜修炼,只过了接近一个月,才驱除了仙劫掌的伤势。

那天早起,杨卓提了口内息,发觉并无半点阻滞,才知道伤势痊愈了。

那人及时出现了,说道:“把书还我。“

杨卓交还了书册,那人笑了笑,说道:“你小子有悟性,自学自练,居然一个月练成了仙劫掌。“

杨卓一呆,说道:“这不是疗伤心法吗?“那人说道:”这仙劫掌之伤,也只好以仙劫掌化解。“

那时,杨卓懂了,躬身拜谢:“前辈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那人说道:“你试试吧,出去找棵树。“

杨卓出去了,找到了一颗大树,对准了那棵树,推出了一掌。

那掌力却是无声无息,似乎那大树只是晃了晃。

接着,那大树轰然断折,树脉尽裂,令人触目惊心。

杨卓再次躬身拜谢,那人去了,再不理会他。

其实此人就是隐居多时的武仙,鉴于彭晖之事的原因,才没有吐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武仙在杨卓在此修炼的时候,夜里也出去转转,便会看到毕晴的影子在此游荡。

武仙暗忖道:“这小妮子还是风闻其事,来此探问究竟了,可是还是没有公开现身。女人啊,总是要思前想后,思虑周祥了才能出手,但是一旦出手,就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对于裘天狼十几年前的旧事,武仙是尽知其详的,可是当此时却不能向毕晴吐露半个字。

既然毕晴没有公开现身,武仙也就假做不知,只等着杨卓伤愈,一旦杨卓离开,也许毕晴就随之离去了。

果真,杨卓走了,毕晴就没再来过了。

杨卓走后,武仙来找轩辕子,谈及此事。

轩辕子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淡淡说道:“算了,既然毕晴来了,也无妨。如果来找我,我就和盘托出,也无不可。”武仙说道:“我觉得,毕晴还是不会来公开询问此事,毕竟这是她人生大事,她不会去轻易揭破此事。我看这丫头鬼精的,也许还是在观望,不如要她自己想通了,再来询问也好。”

轩辕子说道:“二十年了,人生有多少二十年呢,毕晴都这么大了,我们都老了。”

武仙说道:“彭晖的旧事,如何处置?”

轩辕子叹道:“错就是错,虽然走了蜀中魁,可是事情毕竟是错在我们这里。过往都是云烟,我想彭晖豁达开通,不至于教唆弟子来蜀州闹事的,你可以放心。”

武仙说道:“我看也是,彭晖弟子根基不错,我想找机会教他些防身的功夫,也好弥补当初的过失。”轩辕子说道:“你如此说,可见你已经放下了当初的成见。那种隔阂是无谓的,异灵风灵本属一家,自是各存歧见,就此分道扬镳,就如兄弟间反目,互相残杀,着实可悲。”

武仙说道:“可是,最近风闻石骨功重现江湖,而且可能是大有来头的人在修炼,也许这是我们出山的时候了。”轩辕子说道:“是啊,二十载春秋寒暑,我们都在蜀州观云看雾,世间不知道都经历了多少迷途,哎,好吧,你去准备,我也同去。”

武仙说道:“这件事纠葛甚深,弄不好波斯风灵会去而复返,那就糟糕了。这些年来,波斯风灵未完之事,有搜寻一对风之印和那本星河启示录,只此两件事,波斯风灵迟早必定重返中原。”

轩辕子说道:“波斯风灵所惧者,一为圣妖果和异灵,二为石骨功,三为修罗玄女功,其三还不算叫他们深恶痛绝,可是前两者令其畏惧,而急于除之后快的。今日传出了石骨功的传闻,看来波斯风灵真的可能重返中原,来此兴风作浪了。”

武仙说道:“另外,我去通知裘天狼,我们还要尽快寻找蜀中魁归来。”

轩辕子说道:“哎,蜀中魁啊蜀中魁,一念执着,一念痴想,就此离开了蜀州,不知仙踪何处。过去了二十年,都不知道他是否安在?找找也好,如果可以回归蜀州,也算是我蜀州的大幸,那件事就可以翻篇了。过去的迟早都会过去的。”

武仙看看外面逐渐凝重的云朵,四处风声淡淡的吹起,暗道:“看来一会又要下雨了。”

轩辕子暗道:“风怡然出去了大半年,闯荡之下,不知道有何收获?为何还不会转,好不叫人担心?”

武仙凝视这外面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远山渐渐落入了云团的笼罩下,近处的树木都渐渐摇晃起来,屋外的鸟儿开始四处乱舞,寻求躲避的地方。

三两只小燕子倏忽间,从屋前掠地飞过,山雨渐近。

武仙不禁想起了蜀中魁,暗忖:“二十年了,蜀中魁就如这小燕子一般,惊鸿一瞥,不知落到了何处?不知何时回转蜀州?”同时又想起了整件事情,暗自喟叹之余,又感叹人生苦短,犹如白驹过隙,暗暗摇头。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风回路转》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华华小说 回复《风回路转》(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link/?id=918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