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嫡妃》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绝色嫡妃》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绝色嫡妃》简介:霍倾歌,大夏王朝将军府嫡出三小姐,自小就被先皇赐婚给皇后小儿子晋王殿下,却不想,晋王看不上这个体弱多病胆小懦弱的未婚妻,联合母后设计陷害,意图退婚,险些令她丧命。林晓晴,二十一世纪M国西点军校毕业的军事天才,雇佣兵界的翘楚,因在巴勒斯坦暗杀恐怖基地头目而被炸死重生,阴差阳错的成了这霍家三小姐。父母生死成谜,爷爷不疼,伯母不喜,堂姐来欺,堂弟挑衅,庶出的也敢这么嚣

0-temp-201901-29-1548747793920.jpg

第九章:暗渡陈仓
  “刚刚柔姐姐的话,您别往心里去,我替他们给你道歉。”霍夕颜咬着嘴唇低声的说道。

  “不必了。”说完霍倾歌转身就回了自己的院落。

  望着霍倾歌的背影,霍夕颜原本楚楚可怜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夕颜,你跟她说那么废话干什么,你有没有告诉她,晋王殿下喜欢的人是你,要娶得人也是你?”霍夕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

  霍夕颜转过头立刻换上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没有,我没说,我怕堂姐心里难受。”

  “她难过死才好呢,对待她那种人不必客气,往死里整才好,你不说她早晚也会知道的,哼哼,到时候,你和晋王殿下大婚,她该是偷偷躲在院子里哭吧,臭女人,明明就是晋王不要她,居然还说是她退了晋王,真是大言不惭。”

  “柔姐姐,倾歌堂姐够可怜了,我们别欺负她了。”霍夕颜小白兔的模样让人我见犹怜。

  “你能不能别这么窝囊,跟你那废物娘亲一样,到底是侍妾生的,就是低贱,你如今攀上晋王还怕什么啊,真是懒得理你。”说完,霍夕柔不满的离开。

  霍夕颜站在原地,嘴角带着一次嘲讽之色:“我是庶出我低贱?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你难道就是嫡出?”

  霍夕柔也许忘了,她的父亲霍文是庶子,所以她和弟弟也自然是庶子,只是自从二叔家遭遇劫难后,爷爷默认他们搬来将军府,他们一家地位才高了起来,可是却依然改变不了庶出的身份。

  这时,小丫鬟匆匆来报:“夕颜小姐,晋王殿下来了,在兰花院等你。”

  霍夕颜立刻脸上泛起一片红晕:“我这就过去。”

  霍倾歌忙了一整日,回到院落,已经饿的头昏眼花,二话不说冲进了偏厅,将一桌子精致的佳肴尽收腹内。

  自从大伯一家搬来后,霍倾歌就以经常熬药为理由自己另起了小灶,当然是排除有人在食物中下毒,只有自己经手的一切,吃的才安心。

  “小姐,这一次皇上召见您到底为了何事?”酒足饭饱之后,海月和天涯两婢女立刻凑上前来询问。

  随后,霍倾歌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听的两个婢女是瞠目结舌。

  “这么说,小姐现在是自由身了?已经和晋王彻底解除了婚约?”海月愣愣的问道。

  “嗯,你们小姐我这一次彻底解放了,自由了,恭喜我吧。”霍倾歌笑了笑。

  “晋王殿下其实不错啊,退婚多可惜啊。”海月嘟嚷着。

  “海月,你既然这般看好晋王,不如我去找晋王说说,将你收了房,如何?”霍倾歌眯着眼睛说道。

  海月一个激灵,忙摆手:“还是算了,哈,我没那福分,对了,小姐,你说宸王殿下想娶你啊,那您怎么就拒绝了呢?真是不解风情。”

  “那爷的话怎么能当真,京都谁都不知道那位是个顽主,逗乐子的事我还能当真?”霍倾歌打了一个哈欠,慵懒的靠在贵妃榻上。

  这时,霍倾歌忽然想起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随后忽地起身说道:“天涯,你快去给我查查,皇宫内有一个叫子衍的人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头,以前怎么没见过这人,看的出老皇帝很尊敬那人。”

  “是,奴婢这就去查。”说罢,一个闪身,天涯消失在了院落。

  一炷香的功夫,天涯回了院落,一进门,霍倾歌就追问:“怎么样?查到了没?”

  天涯点了点头:“那子衍大人据说是半个月前入的宫,具体什么官职还不清楚,不过早朝的时候,他都是上座在皇上身边听政的,整个皇宫的人都很尊敬他,却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此人也查不到来历和祖籍,至少在咱们南竹国的百姓名单里是没有这个人,奴婢已经飞鸽传书给绝恋堂主,让她在江湖上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这么神?”听完天涯的回报,霍倾歌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穿越来的这三年,她早就建立了庞大的信息网,居然还是第一次查不到一个人的来历和身份。

  天涯想了想又道:“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京都最近还是有些关于他的传言。”

  霍倾歌显然来了兴趣,缓缓的抬起头:“哦?说来听听。”

  “第一个说法是这子衍大人生的是仙人之姿,那容貌是人间极品,所以定然是皇上的男宠。”

  听到这,霍倾歌一个趔趄差点从贵妃榻上掉下来:“这话太没谱了,若是男宠还能大摇大摆的听政?皇上是老糊涂了吗?”

  天涯点了点头:“奴婢也是这么想的,他能出现在朝堂,又得到众人的尊敬,肯定不是什么男宠,那第二个说法就比较符合了,第二个说法是子衍大人是世外高人,懂得奇门遁甲之术,能帮皇上算国运,观天象,还能帮皇上研制长生不老药,所以皇上才如此器重他的。”

  霍倾歌也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这倒是很有可能,老皇帝年纪大了,不想死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这半仙真的有那本事吗?还不是骗银子的江湖术士罢了,蠢货才相信他。”

  这时,兰花院的一个小丫鬟敲门:“倾歌小姐,我家小姐请你过去一下。”

  海月气急:“你家那个爱装可怜的夕颜小姐又想玩什么花样?”

  “算了,我过去看看就是。”霍倾歌不情愿的起了身,跟着小丫鬟朝着兰花院走去。

  远远的,就听见兰花院内笑语声声,霍倾歌摇了摇头,自从大伯一家搬来后,将军府真的越来越不得安宁了。

  “倾歌姐姐来了。”霍夕颜眼尖,最先看见霍倾歌的身影。

  霍倾歌刚想开口,忽然,她看见了霍夕颜身边的晋王纳兰晋,顿时眯起了眼睛。

  “是什么风把晋王殿下吹来了我将军府?”霍倾歌幽幽的开口。

  这时,一旁的霍夕柔抢着回道:“晋王殿下上月在龙王庙会认识了夕颜后就喜欢上了夕颜。”

  “哦,明白了,原来是有人趁着我大病的时候,暗渡陈仓。”霍倾歌微微扬起了嘴角,特意把暗渡陈仓四个字咬的很清楚。

  霍夕颜听完,立刻脸色微微一变,她咬着嘴唇不说话,只是眼神委屈的看着身边的晋王。

  “什么暗渡陈仓,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人家晋王殿下和夕颜是两情相悦,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粘着晋王殿下而已。”霍夕柔反唇相讥。

  “好一个两情相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时候晋王殿下和我还没解除婚约?这么快就和别人两情相悦了?晋王殿下,我倒是想问问你,你这是痴情还是多情?”霍倾歌笑意吟吟的盯着纳兰晋问道。

  闻言,纳兰晋脸色一暗,这个女人,总是能一句话就勾起他的怒火,他自认为一直都是风流如雅的翩翩公子,却在这个女人面前风度全无。

0-temp-201901-21-1548059988214.jpg

第十章:早生贵子
  纳兰晋盯着霍倾歌的眼睛,半晌,嘲讽道:“本王无论是多情还是痴情,都与你再无半点关系,明日圣旨一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们解除了婚约?怎么?难不成你后悔了,还想赖着本王不成?”

  “晋,不要伤害堂姐,我不想那样的。”拉着晋王的手,霍夕颜开始装起好人来,那声音无比的销魂,与其说是在求情,不如说在撒娇。

  也许大多数男人都是喜欢这样柔情似水的女人,与霍夕颜相比,霍倾歌确实少了一分女儿家的娇媚。

  闻言,霍倾歌扑哧一乐:“怎么会呢,晋王殿下多虑了,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退婚,既然你和夕颜郎有情妾有意,我恭喜你们,那啥,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这句话说完,霍夕颜和纳兰晋脸都绿了……

  谁听不出来这霍倾歌的话是多么的讽刺啊,人家两人还没成婚呢,她就祝人家早生贵子,这未免也太过荒唐了。

  “霍倾歌,你胡说八道什么?夕颜和晋王还没大婚,才不会生什么贵子,闭上你的乌鸦嘴。”霍夕柔为了想表现自己,立刻出言帮晋王找回面子。

  只可惜,她从来都是不是霍倾歌的对手……

  “呵呵,堂姐,那你的意思是,晋王生不出来贵子了,晋王殿下是堂堂王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果要是没有子嗣那可是会被天下人嗤笑的,更对不起纳兰家的列祖列宗啊,到底是我乌鸦嘴还是你乌鸦嘴啊?”

  霍夕柔听罢立刻气的七窍生烟……

  晋王也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从今日在金銮殿上,他就知道了这个丫头的能耐,什么三年不出将军府,闭门养病,什么弱不禁风,楚楚可怜,那都是谣言,这女人精神着呢,牙尖嘴利,骂起人来,丝毫不逊色,看来民间的谣言最不可信。

  “霍倾歌,你闹够了没有?这里是将军府,本王不想太过计较,你还没完了是吧?”晋王冷冷的开口。

  “晋王殿下此言差矣,我可不是自己要来惹是生非的,是夕颜请我过来的,我看她请我来的目地就是想看看你们是怎么恩爱的,然后跟我耀武扬威吧,可惜本姑娘不吃这套。”

  “堂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请你过来,其实是想……?”霍夕颜慌忙要解释。

  可是霍倾歌却不给她这个机会,继续说道:“夕颜,真的没什么好炫耀的,有些人对于你来说也许是个宝,但是在我霍倾歌眼里就是根草。”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霍倾歌转身离去……

  晋王紧握着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真想冲上去去撕烂那女人的嘴,居然敢把自己当作一根草。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生气呢?跟这个女人毫无关系不是该高兴才是吗?

  看着纳兰晋阴郁的脸,霍夕颜试探的开口:“晋,对不住,我堂姐她脾气不太好,冒犯你了。”

  “无事,疯丫头而已,不必理会。”为了在霍夕颜面前保持风度,晋王居然第一次沉住了气。

  “是啊,晋王殿下,您别介意,霍倾歌那个小贱人一向如此,不过如今您与她退婚,她从今以后也没有可以嚣张的资本了。”霍夕柔献媚的说道。

  “我们继续喝茶吧。”显然,霍夕柔的话并没有让纳兰晋高兴起来。

  “晋王殿下,那个……您有空的话可不可以将宸王殿下引荐给我认识一下,我久仰宸王殿下的大名了。”霍夕柔看不出脸色,居然还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提纳兰宸。

  也难怪,霍夕柔半年前在皇上宴请朝臣的聚会上见过宸王一次,随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这也是她能应许霍夕颜勾引晋王的主要原因了,因为她压根就不喜晋王,喜欢的宸王。

  不提还好,一提纳兰宸,纳兰晋脸色就更阴郁了……

  他们兄弟二人从来都是关系僵持,纳兰宸与他和太子一向都是爱理不理,仗着皇太后的喜欢为所欲为。

  “纳兰宸与我并无私交,我确实帮不上你什么忙。”抬起头,纳兰晋淡淡的回道。

  “哦,这样啊。”霍夕柔顿时蔫了下来,看来,希望再一次落了空。

  “柔姐姐,你也别灰心,宸王殿下一向喜欢出门,在京都城偶遇也不是难事,总有机会相识的。”霍夕颜适时的拍了拍霍夕柔的肩膀安慰道。

  霍倾歌就知道霍夕颜找自己过去肯定没什么好事,果不其然,原来是炫耀她勾上了晋王的事情,可是晋王和她有什么关系,这些女人真的很自以为是。

  霍倾歌刚走到院落门口,就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倾歌。”一声清脆的呼唤。

  霍倾歌回了头,长廊口处一蓝色锦袍男子站在那里,嘴角带着暖暖的笑,手里还提着食盒。

  “杜世子,好久不见。”看见他,霍倾歌并没有什么表情,虽然知道他人不错,可惜,他是杜氏家族的人,是大伯母的亲侄儿,是当今平西王的世子。

  “倾歌,前些日子我就想来看你,海月说你染了风寒不易见客,现在可痊愈了?”杜飞扬边说着边走过来。

  “嗯,痊愈了。”霍倾歌漫不经心的答着。

  这三年来,如果说,霍倾歌跟一个人交集多一点的话,那就属这个杜飞扬了,他因为是大伯组的侄儿,所以经常来将军府做客,可是不知怎么,这小子好像对自己很不错的样子,总是隔三差五的送来一些补药和糕点来,比起那些人来,多了一丝人情味。

  可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霍倾歌不会因为他,而对杜家人改观,更不会和他有太过的交情。

  杜飞扬见霍倾歌不冷不热也不恼火,提了提手中的食盒淡淡一笑:“这是我刚从宝月斋买来的点心,给。”

  “不用了。”

  “你不喜欢吃?”杜飞扬轻佻了下眉头。

  “我从来都不喜欢吃这些,所以你以后也不必送了。”说完,霍倾歌转身进了院落,不再理会杜飞扬。

  望着霍倾歌的背影,杜飞扬抿了抿嘴唇,他知道她是一个难以接近的人,这三年来,他总是试着对她关心,可是她都一一拒绝了,可是她越是想逃避,他就越想对她好。

  没有人知道,三年前,霍倾歌烧了三天三夜大病初愈后,那一日的场景。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绝色嫡妃》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绝色嫡妃》(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link/?id=891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