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悬疑小说《行走在阴间》全文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行走在阴间》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行走在阴间》简介:凭着姥爷留下的半本残书,我干起了招摇撞骗的阴倌行当。 本来以为只要恪守规矩,就能平平安安,没想到最后一单生意却将我卷入了迷离的漩涡,更让我从此以后行走在阳世和阴间的边缘……

0-temp-201807-09-1531119241221.jpg


第十一章 光华路48号
  “怎么了?”桑岚走过来问。

  我一阵气火攻心:“我是不是说过要你们别碰那套红衣服?”

  桑岚显然被我阴沉的表情吓到了,“是……是道长他……”

  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钱我一分不要了,你们自求多福吧。”

  我看了看她戴在脖子里的三角符箓,走到季雅云面前,把那枚摔裂的枭桃交给她:

  “如果这桃没有落地,还能帮你抵挡一阵子。现在桃摔裂了,你把它带在身上,它或许还能帮你应付一些普通的阴魂邪祟。”

  说完,扛起包就往外走。

  桑岚追上我,嘴唇动了动,却拿出了手机,“我把钱转给你吧。”

  “算了,不用了。你……你们自己小心点,如果感觉不对劲,就去城隍庙躲一躲,天亮再去找别的高人帮你们。”

  见她明显是信了游龙,我再无话可说。

  “小道友,这百年女鬼虽凶,却也不是无法收服。贫道不才,下番力气,请来三清圣祖,还是能够降服她的,又何用再求高人。”游龙道人傲然的说道。

  我本想就此抽身离开,却被他这番话又激起了火气,回过身冷冷道:“道长,给你一句忠告,做事有点底线,要不然到头来有钱都未必有命花。”

  “放肆,居然敢这样跟我师父说话!”云清撸起袖子,瞪着眼睛冲到我面前。

  游龙道人倒是淡然的很,“云清,休要和他一般见识。招摇撞骗之徒,见识到了吾道家高法,自然无颜再留下。求财不得,反咬一口也是意料之中。吾等修道之人,以宽厚仁德待人,又何必与这样的俗人计较。”

  说完,又对林寒生说:“此间的阴晦邪煞已经被我作法消除,想要彻底铲除那女鬼,须得另寻一处宽敞清静的所在。贫道再开坛作法,有请三清圣祖前来诛邪。”

  “宽敞清静?你嫌她们死的不够快、不够惨?”我气得浑身哆嗦。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都干了些什么?你烧了鬼衣,而且是红衣,只有红衣没有鞋,不是一套!她们本来只是被红衣鬼给缠上了,鬼衣一烧,两人身上的阴煞等于没了遮蔽。现在她们俩就是唐僧肉,方圆百里的孤魂野鬼都要来纠缠夺舍!游龙道人,你闯下大祸了!”

  游龙道人冷哼一声,“哼,信口雌黄,危言耸听。贫道自幼研习三清道术,几十年来铲除了无数妖邪厉鬼,也没曾听说被妖邪缠身,还要用妖邪的衣物做庇护的。江湖骗子,速速离去,别再污我耳目!”

  见桑岚和季雅云满脸纠结却并不留我,林寒生更是一脸的冷漠,我知道再说什么都是白搭,拉开门径直离开。

  晚上,老军从外面打包了几个菜,拎了瓶二锅头要跟我喝两盅。

  两人喝了会儿酒,老军问我闷声不吭的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我因为白天的事憋屈,就跟他说了说。

  老军听完,把酒杯一顿,虎着脸说:“明知道那是个假道士,你还撒手不管,这不是害人吗?”

  我说:“老军叔,不是我不管,是管不了了。这些天辛苦不说,好容易准备齐了东西,结果他们把鬼衣给烧了。现在只要过了夜里十一点,就不知道会有什么鬼啊怪的找上她们。你也知道我有几斤几两,我应付不了。”

  老军更来火了:“应付不了是一回事,你至少应该提醒她们那道士靠不住!”

  “我说了,他们不信我。”

  老军是早前的老兵,性子执拗的很,说什么都要我再次提醒桑岚她们一下。

  我只好又给桑岚打了个电话,没想到接电话的是林寒生。

  他非常冷淡的说等事情处理完,会把桑岚之前答应我的报酬转账给我,不等我多说,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一来,老军也没话说了。

  喝完酒,我躺在床上又把那半本破书拿出来翻看。

  我正觉得有点犯眯瞪,恍惚间,忽然就见墙角多了一个人影。

  看背影,是个身材很好的女人,就那么站在墙角,低着头背对着我。

  我看这背影有点熟悉,一时间却分不清是桑岚还是季雅云。

  于是,下床走了过去。

  一靠近,比对身高才确定,这应该是桑岚。

  “桑岚。”

  我叫了一声她的名字,见她没反应,伸手去扳她的肩膀。

  就在手指快要碰到她的一瞬间,她忽然一下转过了身。

  “啊!”

  看到一张黑漆漆,不断往下掉烂肉的脸,我忍不住大叫起来。

  叫声中,我整个人像是从高处掉下来似的闪了一下。

  激灵过后,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下意识的看向墙角,见那里只有一个衣架,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只是做了个噩梦。

  我越想越觉得不安,想再打个电话给她。

  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有条未读短信,居然是季雅云发来的。

  短信的内容只有一个地址:光华路48号。

  我打过去,她居然关机了。

  再打给桑岚,也是一样。

  看看时间,十点一刻,再有半个多钟头就是十一点了,也就是子时阴阳交替的时候。

  季雅云给我发短信是什么意思?

  光华路四十八号,这个号码怎么好像在哪儿听说过似的?

  手机上的QQ提示一闪而过。

  随手点开,看到一个熟悉的头像,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发消息的是一个‘圈里’的朋友,内容无关紧要,关键是看到他,我想起为什么会对光华路四十八号有印象了。

  发消息的这哥们儿是专门给人看风水的,两年前我和他相识,曾听他说过,光华路四十八号的风水是大凶之相,那是一座凶宅!

  想到白天游龙道人说要找宽敞清静的地方起坛作法,我再也待不住了,胡乱套上衣服,背上包出了门。

  打车来到光华路,刚过路口,就感觉一阵寒意,像是气温骤然下降了五六度似的。

  四十八号是一座小洋楼别墅,据说是早期来大陆开工厂的一个台商造的房子。

  这洋楼的样式就现在看来也是很洋气的,在九十年代更是绝对的豪宅。

  从外面看,里头黑灯瞎火的,再打给桑岚和季雅云,依旧关机。

  按门铃,门铃居然是坏的。

  眼见就快到十一点了,我也顾不上敲门了,直接从围栏翻进了院子里。

  见洋楼的大门从里边锁上了,就从一旁绕到了后边。

  后边是一个小花园,隔着外墙就是一条河。

  花园里果然起了一座法台,而且还点着香烛。

  洋楼里的后屋倒是亮着灯,走到窗户边,顺着灯光往里一看,我鼻子差点气歪。

  隔着走道,就见桑岚、季雅云,正和林寒生、游龙道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吃饭喝酒!

  我急着推开后门,大步走进去,一把将桑岚手里的酒杯夺了过来。

  “谁让你们喝酒的?!”

  桑岚等人,包括游龙道人和云清都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林寒生阴着脸问。

  季雅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我身边,脚下一个趄趔,半边身子都靠在了我怀里,含含糊糊的说:“是我让他来的。”

  见她站都站不稳,桑岚也是喝的眼睛都快张不开了,我气不打一处来。

  刚要把杯子里的酒泼掉,却发现杯子里泡着什么东西。

  仔细一看,居然是那颗开裂的枭桃!

  “我艹!”

  我是真急了,把酒杯举到季雅云眼前,“这是怎么回事?”

  季雅云迷迷瞪瞪的看了看酒杯,讷讷道:“道长说,酒可以增加阳气,用干桃泡酒,可以辟邪。”

  我彻底无语了,一把拉起桑岚,“走,快跟我离开这里!”

  “你要带她们去哪儿?”林寒生抓住我的胳膊厉声问。

  “撒手!”

  我用力挣脱他,云清却阴着脸拦在我面前,“你这是骗人的伎俩被识穿了,想改绑票啊?”

  “别墨迹了,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急火攻心,一脚蹬开他,半拉半抱的夹着两个女人往后门走。

  刚走到门口,两边的肩膀同时被两只手搭住了。

  “砰”的一声。

  后门竟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奋力甩了一把,关上了。

0-temp-201807-26-1532592444157.jpg


第十二章 九寸桃木钉
  “你想干什么?”林寒生在身后阴森的问道。

  “这是凶宅,之前住在这里的一家三口,开煤气自杀了!”

  “呵呵,你倒是知道。来都来了,你还想带她们走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耳畔冷笑道。

  我想转头,却猛然想起了破书上的记载。

  人身上有三把阳火,分别在双肩和顶门。

  鬼搭肩,莫回头,回头必丧命!

  我不敢回头,却忍不住斜眼看向后方。

  一张青嘘嘘的脸就挨在我肩膀上,是云清!

  “你也留下吧,正好三个。”林寒生再度开口,声音却变的陌生。

  “寒生,你的声音怎么变了?”季雅云含糊的问。

  我把她搂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说:“他们被鬼附身了,我现在不能回头,你把我包里的桃木钉拿出来,打开他们的手,快点。”

  季雅云的身子微微一颤,我就感觉一只手在我后腰上摸了两下,搭上了我的背包。

  再看桑岚,居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去死!”季雅云大喊了一声。

  接着就听身后传来“啊”的一声惨叫。

  感觉肩上的手松开,我顾不得回头看,一脚踹开后门,连拖带抱的弄着两个女人往外跑。

  刚迈出门槛,后脑勺就被硬物敲了一下,像是被烙铁烫了似的火辣辣的疼。

  我不顾一切的跑出去,这才敢回头看。

  游龙道人站在门口,一手拿着木剑,另一只手里却拿着个砸碎了的酒瓶子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在头上摸了一把,摸了一手黏糊糊的血。

  “你个老东西,找死!”这老道居然在这个时候对我下黑手。

  “行骗不成就来惹事生非,老子先打你一顿再送你进局子!”

  游龙道人显然也喝了不少酒,本来还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这会儿竟活脱脱像个老痞子,红着眼瞪着我,一步步走了出来。

  我把桑岚放在一边,从包里拿出根桃木钉,看着逼近的老道心里一阵犯疑。

  这老东西明明是个不学无术的老骗子,怎么没被鬼附身?

  见我拿家伙,游龙道人明显顿了顿脚步,显得有点畏缩起来。

  这时,林寒生和云清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云清看上去倒是没什么,林寒生的额头却是鼓了好大一个包,不住的揉着,疼的呲牙咧嘴。

  “雅云,你打我干什么?”

  季雅云脚下摇摇晃晃,双手紧握着一根桃木钉,对着他大声说:“别过来!不然我打死你!”

  听她声音发颤,神情却凶狠,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这女人这些天被吓得神经一直绷着,这会儿喝完酒,变成傻大胆了。

  我让她用桃木钉砸人手背,她直接给林寒生当头来了一下。

  我按照破书做的九寸桃木钉没尖,就和短棍一样粗实,这下子敲的,不管是附身的鬼还是林寒生,都够受的。云清更是被吓得撒手松开了我。

  林寒生见她发酒疯,也不敢上前,转而瞪着我:“你想干什么?我不是说过事后给你钱吗?”

  “这里本来就是凶宅,你们把她娘俩带来这里,不是想她们死吗?她们本身就阴气重时运低,你们还让她俩喝酒……灵智一模糊,她们就只能任鬼魅摆布了!”我是真气得不行了。

  “一派胡言!白酒乃是五谷所出,只会增加她们的阳气,让她们不被阴邪所侵,何来迷惑灵智一说!”游龙道人把破酒瓶一扔,又摆出了世外高人的架势。

  云清站在一边不发一语,两个眼珠却是邪魅的转来转去,不时瞄向瘫在地上的桑岚,眼神中明显透露着贪婪。

  我退后两步,来到桑岚身边,把桃木钉往她领子里一插,又从包里摸出一根拿在手上。

  “九月桃九寸钉,不怕魂飞魄散你就来!”我冷眼看着云清。

  “你坏我好事,我杀了你!”刚才还装模作样的云清,神情一下子狰狞起来,嘴里发出女人歇斯底里的咆哮。

  他这一叫,不光季雅云打了个哆嗦,游龙道人和林寒生也吓了一跳。

  刚才在屋里发生的一切都很突然,他们又都喝了不少酒,到这会儿才反应出不对劲。

  游龙道人看着自己的徒弟,脸有些发白,却强咬着牙大喝:“何方妖孽,敢在本真人面前现身作怪,且让你领教本真人的三清圣法!”

  说着,举起木剑,朝着云清的肚子刺了过去。

  木剑不能伤人,云清被刺中,却也是“啊”的一声惨叫,后背涌出了一股黑气。

  我看着游龙道人手里的木剑,忍不住心里暗骂,这老骗子,拿的居然是真家伙。

  他那木剑居然也是阳桃木做的,所以才有辟邪的作用。

  感觉周遭气温骤然又下降了一些,我看了看表,也顾不上和他们扯皮了,把浑身紧绷的季雅云拉到桑岚身边,将手里的桃木钉插在她面前的地上。

  然后把包里其余的桃木钉全拿出来,挨个插进地里,围成个圆圈。

  “给我。”我冲季雅云摊开手。

  她倒是听话,反应过来后,打了个酒嗝,把桃木钉交到我手里。

  我把桑岚领子里的桃木钉也拿了出来,全都插在地上。

  做完这些,感觉一阵晕眩,一个屁股墩儿瘫坐在木钉围成的圆圈里。

  季雅云这会儿清醒了不少,蹲在我身边把桑岚抱在怀里,“徐祸,怎么会这么冷?”

  我看了看周围,把手伸进包里,想了想,又抽了出来。

  “今晚就待在这里别动,天亮再说。”

  即便不用屠牛泪,光凭感觉就知道周围环伺着诸多孤魂野鬼。

  那套红色的嫁衣是鬼衣,穿在季雅云的身上,等同是红衣鬼宣布主权:这个女人是我的。

  现在鬼衣被烧,不但用的是普通的火,还没有烧齐全套……

  季雅云现在等于是没主的粮食,还喷儿香,是个鬼都想啃两口。

  看着她紧紧的抱着桑岚,吓得像是打雷天的兔子,我是真后悔白天为了自己脱身没戳穿游龙道人。

  搞到现在人没脱身,反倒浪费了先前的准备,变得更加被动了。

  “师父,你戳我干什么?”云清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半天才缓过劲来。

  游龙道人面沉似水,一言不发的走到法台前,才大声说:“云清,准备开坛请三清圣祖诛邪!”

  看着师徒俩跳舞似的比划唱喏,季雅云小声问我:“这个道长靠不靠得住?”

  “你说呢?”我斜睨着她,“干嘛给我发信息?为什么关机?”

  季雅云低下头,讷讷道:“之前道长起法台的时候岚岚的手机响了,打扰了他作法,我们就都把手机关了。我……我心里不踏实,就试着给你发了短信。”

  “唉……”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游龙是骗子,我却和他差不多是同行,无论怎么说,到头来担惊受怕的还是季雅云和桑岚。

  喝酒不是因为两人弱智,而是因为真没有主心骨。

  “啊嚏!啊嚏!”

  季雅云连打两个喷嚏,把桑岚抱得更紧。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就一件T恤。

  得了,到了这个份上,谁也别矫情了。

  我张开手臂,把她和桑岚一起搂进怀里,看了一眼还在蹦蹦跳跳的游龙道人,低头闭上了眼睛。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大喝:“风火急急如律令!”

  我猛地睁开眼,就见一道火光从头顶闪过。

  “诛邪!”游龙道人猛地把用木剑挑着的一道燃烧的黄符戳到了我面前。

  “你够了!人命关天,别再装神弄鬼了!”我又惊又怒,赶忙往后仰头。

  游龙道人哪里肯听,只顾左一剑右一剑,剑剑不离我左右。

  说也奇怪,随着那团符火在眼前晃来晃去,我就感觉身上的寒意居然有所消退。

  低头看季雅云,她也是两眼放光,一脸的惊喜。

  我擦,难不成这老道还真有点门道?

  我的诧异并没有维持多久。

  因为,随着温度的升高,我渐渐找到了热力发散的来源。

  下意识的低头往怀里一看,就见桑岚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正满眼怨毒的死死盯着那团符火!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行走在阴间》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行走在阴间》(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link/?id=882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