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医女发家记》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可怕的是人心
“真是晦气!既然要死,也不知道死远一点,脏了我儿的新房!”

“我不管这些,大丫头死了,还有二丫头,当个童养媳也是可以的!”

“真是的!什么时候死不好,偏偏挑这个时候死!”

……

好吵!

吵得她脑仁疼,真想就这么痛死过去算了。

姜念悠听着耳边的恶毒言语,气得一肚子火,这都9102年,竟然还有逼婚逼死人的事发生!

不行,她这暴脾气受不了,说什么也要好好教育教育这极品的一家人!

姜念悠用尽了全身力气去掀她那不知怎地变得有千斤重眼皮。

终于一缕光芒照进了眼底……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结了蜘蛛网的破败瓦片屋顶,接着是黄泥抹的墙面,这是什么鬼地方?

不等她细想,耳边就传来一道尖锐的骂声。

“死丫头,你果然是装死!我警告你,今天你就算死,也得给我死到卫家去!”

姜念悠抬眼,看到一张满脸横肉的老脸,上面镶嵌了一双绿豆般小眼睛,此刻正怒瞪着她,旁边还陪了个肥壮的中年妇人。

“姐姐!”

耳边又响起一道略带欣喜的哽咽声,姜念悠侧头看去,床头还跪了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娃,满脸泪痕,应该是刚被打过,左脸颊上有道清晰的巴掌印。

嘶……

一阵剧烈的头痛突然袭来,像是脑袋里有只手在搅动,痛得姜念悠没法思考。

好在疼痛很快就有所缓解,只是脑袋里多出了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好像穿越了!

穿越大宋国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女娃身上。

可怜的原主因她大娘,也就是刚刚煽风点火的蒋氏,想让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有房有钱娶媳妇,就怂恿她那个重男轻女的奶奶李氏,将她这个赔钱货给嫁了。

她们要原主嫁的不是别人,是卫家那个残废。

原主倒不在意人家是个残废,但这残废是个性情乖戾,杀人如麻,满手鲜血的人就另说了。

最过分的是他们就为了五十两银子。

要知道这大宋国国富民安,但凡一个人只要稍微勤奋点,一年下来,攒个二十两银子是没问题的。

这事隔谁身上也很容易想不开,更何况原主是个才刚及笄的小女娃!

“死丫头,还不起来!还等着你奶奶扶你吗!”蒋氏又在扇风点火。

她话才说完,李氏就气得胸口起伏,“让我扶你!死丫头片子,我看你真是活腻歪了,不起来是吧!那我今天就把你打……”

李氏的话到嘴边戛然而止,小眼睛瞪圆了更像绿豆了。

全场也就姜念悠面色淡淡,眉眼清澈,擒住李氏手腕的两指用力一捏,就疼的李氏“哎呦”一身,随手捡来的木棍应声而落,直接掉进她提早等候的右掌中。

这一系列的变故让大家从惊讶变成傻眼。

还是蒋氏最先反应过来,破口大骂,“死丫头!你竟然敢打你奶奶,你这是大不孝,是要送宗祠,是要浸猪笼的!”

姜念悠挑眉,她什么时候打人了?

黑白分明的眸子很有灵气地转了转,她开口道:“大娘,你误会我了,我哪里敢打奶奶?只是死过一次后,突然发现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她停顿了一下,眼睛直勾勾地望向蒋氏,继续道:“人心!”

蒋氏被她看的心虚,“死丫头,你盯着我看做什么!”

姜念悠冲她微微一笑,“你自己心里清楚。”

她也没说什么,可蒋氏被她眼神看着,面上一阵燥热,正踌躇着找什么话好好教训教训她,就听到院子外传进来喇叭唢呐声又大了起来。

吉時快要到了,他们是在催新娘子。

蒋氏心想有什么事,等死丫头回门的时候再算账,得赶紧把人送上花轿,可不能再出岔子了,大野的新房还指望她腾屋子呢!

这般想着,蒋氏忙凑到李氏耳边,道:“娘,咱别跟她一般置气,这卫家的花轿还等着在呢?再拖下去,人家要是反悔了,咱家丢了脸面也就算了,那五十两银子,人家也是要要回去。”

李氏就是个铁公鸡,那银子进了她的口袋,别想再出来。她听了这话,那手也跟铁打的鸡爪子似的一把抓住了姜念悠的胳膊,把人就往外拽。

姜念悠想了想,没怎么挣扎,顺从地被她拉出了偏房,穿过大堂,直接到了大门外。

院子不大,一顶轿子,两个轿夫,几个吹喇叭唢呐的,外加一个喜婆就把院子给占满,倒是栅栏外挤满了来看热闹的村民。

只要有人就好,姜念悠勾唇,随即压了下去。

她暗处用力掐了一把大腿,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簌簌落下。

穿着花里胡哨的喜婆看到她哭,甩着帕子,道:“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呀!该高兴,才对嘛!”

喜婆也就随口一问,哪个出嫁的闺女不哭的?没想到的是人家姑娘竟边哭边解释起来,“我,我是在哭我命苦,竟生在这样的家庭的,为了五十两银子,奶奶就将我嫁给卫家次子。大娘为了霸占我爹留下的房子,给野哥儿娶媳妇,现又要逼妹妹跟我一起去卫家的童养媳,呜呜,我可怜的妹妹,她还那么小。”

卫家什么情况,村里人都清楚,不然嫁到城里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落到姜家?大家都晓得蒋家是为了钱才答应这门亲事的,但没想到竟只有五十两这么点,一时间议论纷纷。

“蒋家人这是调进钱眼里去了吧,为了五十两银子,把孙女丢进火坑里。”


“果然不是亲生的不知道心疼,为了自己儿子的房子,竟逼得人家孩子去当童养媳!”

“不就是欺负人家爹娘死的早,两个小姑娘好拿捏嘛!”

……

被点名的姜婉儿,以为自己真的要当童养媳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李氏脸色瞬间铁青。

原先还想着用嫁入的是卫家这种高门大户来堵住村民的嘴,姜念悠闹这一出,摆明着告诉大家,姜家人都不是东西,先哄骗大侄女彩礼,让她所嫁非人,又逼小侄女当童养媳,谋取二房的屋子。

这种名声要是传了出去,老姜家以后还怎么在西柳村立足?以后她出门都会被吐沫星子给淹死的!

她说这死丫头怎么突然顺从了,原来等在这里,真是死过一回不一样了!

可惜,她还嫩了点。

李氏心中嗤笑,面上却丝毫未见有半分生气模样。

她走上前,朝刘喜婆赔笑,“你别听孩子瞎说,那是我亲孙女,我疼都还不及,怎么舍得让她去当童养媳呢?还是赶紧上轿,误了吉时,卫家人要是怪罪下来,可不好!”

话是对刘喜婆说的,但声音足够大到让所有人都听清。
第2章 这媳妇,真有意思!
姜果然是老的辣!

她这四两拨千斤,不仅什么都没解释,还充分把握刘喜婆和卫家的心里。

卫家迎亲都准备的这么寒颤,根本不会管这档子事。至于刘喜婆她只想早结束早拿银子回家。

李氏清楚这点,所以有恃无恐,只要把戏做足。至于愤怒的村民,也就现在愤愤不平,后面谁还多管这些个闲事

可不能就这么让李氏得逞了。

她今天不仅要让姜家名誉扫地,还要李氏乖乖将那五十两银子给掏出来。

姜念悠幽幽再开口,“爹娘在的时候就教导我跟婉儿,牢记要孝顺长辈,念悠不敢忘,我走了,咱家那房子本就是要让奶奶住进来养老用的。”

李氏听了,诧异地看了姜念悠一眼。

这死丫头在搞什么鬼?

又听她继续道:“只是奶奶年纪大了,也到了享轻浮的时候,我不忍心留妹妹烦扰她,至于卫家那边?”

姜念悠咬了咬唇,“我想人家怎么也是高门大户,不会做出逼我妹妹做童养媳的,只是……”

她欲言又止,很是为难的样子,清秀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任谁看了也心中不忍。

有人忍不住开了口,“只是什么呀?大妹子,你尽管说,有大家给你做见证,她们要是欺负你,我们就告诉里正去,让里正做主!”

等得就是这句话。

姜念悠朝那人的方向福了福身,接着道:“只是我想着,要是有嫁妆做傍身,在卫家也能更好立足,总不能老让城里人小瞧了咱们村里的,认为咱们卖女儿!”

这话简直是说到所有人的心坎里,

但凡是为孩子好的人家,哪家不想把女儿嫁到城里,但泥腿子出身也有心高气傲的,谁乐意有女儿嫁进城里,就被人说卖女儿的。

围观的人顿时跟炸开了锅一般,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起李氏来。

“我说她奶奶,多好的一孙女,把房子都给你养老了,还把妹妹带走,省得麻烦你。你就把嫁妆给丫头,要是舍不得自己掏,用卫家给的聘礼也成啊!”

李氏还没发话呢,蒋氏立刻不干了,“娘,你不能被这死丫头牵着鼻子走!老二是你儿子,他的房子本来该给你,那死丫头是你孙女,你是长辈,聘金也理应是你的,怎么一番话后,就要全给她了?”

姜念悠眯了眯眼,都到这地步了,蒋氏还不忘扇风点火。

本来她还想今天把钱财先拿到手,人等着再慢慢对付的,但既然人家送上门来让打脸,那她就不客气、

“大娘,你说这话可要凭良心,你这是要逼我再死一次给你看嘛?”姜念悠说着,一脸悲痛。

旁边村民听了一片哗然,蒋氏直接吓到脸色发白,这是要把杀人凶手的罪名按到她身上啊!

恶妇逼死亲人的罪名要是下来,她会被赶出西柳村,再要是传出去,她就彻底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

她忙摆手,“我没有,我没有,是那丫头自己想不开,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你们看,她还好好的!”

“够了!还在这里丢人显眼做什么,还不如拿银子!”

李氏厉声打断,现在是群情义愤,她们是说什么错什么!她还多嘴,做什么!

蒋氏哭着转身就往屋里跑。

很快,银子就被送出来的,但是送银子的人不是蒋氏,是她的女儿姜雨灵。

刘喜婆早就不耐烦了,一把夺过姜雨灵手里的小包袱就丢给了姜念悠,“姑奶奶,银子到手了,我们该走了吧!”

“那是自然!”姜念悠没有在意刘喜婆的挖苦,她掂了掂包裹的重量,便拉着婉儿朝李氏行了个大礼。

“念悠和婉儿谢过奶奶的疼爱,会永远铭记于心。”

自然是要铭记于心,今天只是小惩大诫,蒋氏的仇算报了,但李氏一根寒毛都没掉。

“知道了,快走,快走!”李氏不耐地赶人。

五十两银子没了,她能高兴起来才怪!

姜念悠不在意地笑了笑,拉着姜婉儿的手就朝花轿走去。

但李氏的声音鬼魅般在身后响起,“大丫头,你走你的!二丫头还是我们姜家人,你不能带走她!”

姜念悠的脚步顿住。

她没有回头,只是看了一眼刘喜婆,“刘喜婆,我不是为难你,你也看到她们今天这个态度了,我不能留我妹妹在这里受苦,今天妹妹不跟我走,我是不会上花轿的。”

黑白分明的眼眸里透着一股决然。

刘喜婆面色一黑,这还有完没完了?

她彻底生气了,厉声道,“李氏,有什么事,你结过婚再说不成嘛!非要现在闹!”

李氏吓得直接噤声,绿豆大小的眼睛转了转,变脸色跟变天似的,“是,是,是我糊涂了,二丫,你就陪你姐姐去卫家玩几天,等回头奶奶空了,再去接你!”

刘喜婆冷哼一声,忙催促道,“新娘子上花轿喽,锣鼓唢呐,都给我敲起来!”

喜乐响起,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被热闹代替,姜念悠冷眼看着一切。

李氏那的意思,她心里清楚的很,这老婆子从她这里讨不到好,就把主意打到婉儿的婚事上,现在放过,不过是因她不想奶孩子,暂时由她把婉儿带走,等时机成熟了,再上门要人。

这一箭双雕的算盘打的可真响!

“姐姐,我怕……”

姜婉儿拉了拉她的袖子,泪眼朦胧的眸子里全是无助害怕。

冷眸在看到姜婉儿的小脸的那一刻变得多了一丝温情,她轻声安抚,“别怕,有我在!”

短短只有五个字,姜婉儿听了却觉得莫名心安。

……

西柳村距离莲花镇的路程可不短,接新娘的队伍一路敲锣打鼓,接近傍晚时分,才到的卫家老宅。

卫府朱门紧闭,连个红绸都未挂,半点喜气的氛围都没有,更别说有宾客。轿子从小门抬进,一路穿墙过廊,直接将人送到了西院新房。

卫家花园里。

传言性情乖戾,杀人如麻,满手鲜血的卫家次子卫承煜,此时正坐在花园的一株欢合花树下的躺椅上,阳光穿过枝桠叶逢打在他一尘不染的白衣上,这装扮可不像一个今天要成亲的新郎官。

他脸上盖着一本线装书遮住了模样,只能从露在外面棱角分明的下颌线感觉他气势冷漠凌人。

接完亲回来的下人,正将今天看到的一切,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他听。

“知道了,下去吧!”

他的声音也跟藏了冰的似的,给人一种只可远观的感觉。

这媳妇,可真有意思!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田园医女发家记》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田园医女发家记》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田园医女发家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link/?id=1100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