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捡漏王》都市异能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归来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三年前高中辍学的李阳,眼见身边不少人借着那股玉石热潮发了横财,脑子一热也一头扎了进去。

不曾想却被人设计,不仅穿了麻布,更是连累家中负债累累。

门帘外传来的谈话声,逐渐让李阳握紧了双拳。

“这借据可是你亲手签的字。”

手腕上戴着好几个翡翠手镯的媒婆,把一张泛黄的借据往桌子上一拍,本就透着跋扈的嘴脸,此刻再度往上抬了抬。

对坐,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扎着马尾辫,约莫二十岁上下的女孩紧紧咬着嘴唇。

瓷器一般剔透的俏脸上,此刻写满了绝望。

“花容,李婶也是为你好,你说你一个女孩子迟早要嫁人生子。”

“你再看看你家的情况,拿什么还潘家的债,难不成还指望你那不争气的哥哥?”

“听李婶一句劝,不如嫁给潘家老二,这借据就当彩礼钱了,以后也能吃香的喝辣的不是?”

媒婆稍稍收敛了脸上的跋扈,可字里行间那咄咄逼人的味道,反而浓郁了起来。

“李婶看样子潘家给你的媒婆钱不少啊?”

就在少女已经被逼的几欲落泪至极,李阳猛地掀开门帘走了出来。

脸上闪过了一丝作则心虚,不过很快媒婆便是昂起了头,翻着白眼满脸不屑的斜了一眼李阳。

“我当谁呢?”

“刚出来连尊敬长辈都忘了?”

“别忘了,要不是你,花容会受那么多苦?”

媒婆透着讥讽的话语,一下子把李阳到了嘴边的怒意给硬生生噎了回去。

懊悔内疚从李阳眸子里一一闪过,最终李阳还是握紧拳头,挡在了少女的跟前。

“以前是我李阳错了,现在我李阳回来了。”

“潘家的债我会还,潘家的账我李阳也要一一算清楚。”

话音落地,堂屋里的气氛骤然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只可惜此刻李阳的信誓旦旦,换来的却是媒婆毫不遮掩的讥笑。

“真是癞疙宝想吃天鹅,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还想跟潘家较劲?”

媒婆虽然说得尖酸,却是大多数人眼中血淋淋的现实。

五年前投身玉石行当的李阳,原本靠着不错的天赋,摸爬滚打之下,倒也赚了不少。

当时和李阳合伙的,就有潘家大儿子和李阳的初恋。

可李阳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深爱的女友会为了钱,选择跟他最信赖的好兄弟联手给他设了套。

阴沟里翻了船的李阳,不仅赔的血本无可,最后更因为无力拿出货物,被以诈骗的罪名判了三年徒刑。

如今李阳再次出狱,不过是街坊四邻眼中的劳改犯、丧门星而已,而那潘家如今早已经是远近闻名的富贵之家。

有一种轻蔑叫做直接选择无视,在尖酸了几句李阳之后,媒婆转头把目光投向了一旁低头满脸无措绝望玩弄着衣角的花容。

“花容,人潘家可说了,三天之内要么还钱、要么你上花轿……”

“三天就三天,我们还钱。”

“天色不早了,李婶恕不远送。”

李阳强忍着怒火,开口打断了媒婆的咄咄逼人。

眼见李阳把话给彻底堵死,媒婆鼻孔朝天的冷哼了一声,扔下一句狠话,这才抓起桌子上的借据快步走了出去。

媒婆走后,堂屋里的气氛顿时尴尬了下来,看着跟前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少女,李阳心中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酸甜苦辣各种滋味一股脑全都涌现了上来。

“花容,哥知道哥……”

李阳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就被花容一个透着寒意和仇恨的冰冷眼神给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看着少女捂着嘴巴低头跑进里屋的单薄背影,李阳只感觉心如刀割。

窗外厚重的夜色似乎是要把天空给压的塌陷下来一般,不时爆闪而起的电光,把那压抑的气氛烘托更加令人窒息了,同时也把院子墙壁上那红漆泼写的还钱等等恶俗标语照的一清二楚。

“李阳,你和蓉蓉还没吃饭呢吧?”

正提着水桶,仔细擦洗这墙上那些恶俗标语的李阳,听到身后那满是韵味的轻灵嗓音,慌忙抬起了头。

来人正是李阳的邻居,潘园东郊巷子里无数光棍痴汉做梦都在流口水的俏寡妇张雅欣。

看着张雅欣旗袍下那凹凸妙曼的娇躯,李阳老脸一红,慌忙低下头挠着脑袋很拘泥的叫了一声雅欣姐。

张雅欣把手里的食盒放到了一旁的石桌上,抬起头看了一眼还亮着灯的堂屋,也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花容那丫头这几年没少吃苦,对你有怨气,也正常。”

“等明天,我帮你跟花容说说,她会原谅你的。”

到了谢之后,李阳看着里屋窗帘上那趴在桌子上抽泣的倩影,唇角那一抹自责苦涩的笑容怎么也掩盖不住了。

“对了李阳,潘家那十万块钱你打算怎么办?”

和张雅欣满脸的担忧不同,李阳从始至终脸上都没有丝毫的担心,只是紧握着拳头看了一眼正东边,潘园潘家古玩店的方向。

“没事雅欣姐,我会有办法的。”

整个东郊巷只知道李阳因为诈骗入狱,却不知道在狱中,李阳意外获得了一双透视瞳,任何古玩玉器在李阳的透视瞳下,压根就无所遁形。

正是有次倚仗,李阳这才不担心那潘家的十万块外债。

或许放在别的地方,想要三天赚十万,是痴人说梦,可在这天子脚下、以古玩玉石著称潘园,只要你有本事,一夜暴富绝对不是空谈。

“姐最近刚收了一批老东西,手里也没多少闲钱,你要是实在没辙,过几天姐给你想办法凑点。”

“谢谢你雅欣姐。”

再次道过谢,又闲聊了几句,李阳这才客客气气的把张雅欣送到了门外。

对于和自己比邻而居的这位热心肠的小寡妇,李阳也是打心眼里的尊敬。

第二天一大早,李阳刚刚洗漱完毕,正盘算着上潘园去看看能不能捡个漏,先想办法把潘家的十万块债务给解决的时候,突然就被隔壁一阵嘈杂的吵闹声给吸引了注意。

匆匆披上一件外套,李阳推门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隔壁张雅欣家门口堵了一大群人。

为首的是一个戴着金项链满脸凶恶的络腮胡,身后还跟着很多小厮。

此刻那络腮胡手里正拿着一块玉牌,恶狠狠的质问着张雅欣。

“张姐,你也是这圈子的老人了,拿假东西蒙我们潘记,这账怎么算?”

面对那咄咄逼人的络腮胡,张雅欣先是神情一愣,随即俏脸上便是露出了惶恐和委屈。

“不可能,那块玉牌绝对是真的!”

“你们少在这冤枉人。”

听了一会,李阳才算是明白了大概。

因为东郊巷子靠近潘园的缘故,巷子里很多人都做着玉石古玩的买卖,张雅欣也不例外。

几天前张雅欣收了一块玉牌,转手卖给了潘记古玩店,谁会想到那玉牌出了猫腻,这会潘记带着玉牌就上门来找了麻烦。

“张姐,你也别紧张,要不然你跟了哥,这牌子的是我替你去跟潘家说。”

眼见张雅欣已经满脸惶恐,那络腮胡摸着下巴,满眼淫邪的看着张雅欣妙曼的娇躯,下贱的话语毫不遮掩,甚至于说话的时候,已经迫不及待的向前走了一步,伸手就朝张雅欣那吹弹可破的脸蛋摸了上去……
第2章 有理有据有面
“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可不不是爷们该干的事!”

就在孤军无援的张雅欣被逼的踉跄后退的那一刻,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掌,一把紧紧握住了络腮胡的手腕。

“李阳!”

看着挡在自己跟前的那道高瘦背影,张雅欣的美眸里闪过了一丝惊喜,可很快又布满了担忧。

“李阳这事你别管,潘家……”

“雅欣姐你别担心,潘家我迟早会跟他们算账的。”

李阳回头,朝张雅欣咧嘴笑了笑。

看着此刻李阳满脸的坚毅,张雅欣不知为何心脏微微悸动了一下。

在说那被李阳扣住了手腕的络腮胡,在听到李阳这个名字之后,凶恶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极其不屑的冷笑。

“我当谁呢?”

“原来是李家的丧门星,怎么着刚出来又想进去?”

一面冷笑着说着,络腮胡一面狠狠的一发力,显然想要直接把李阳摔一个狗啃泥。

可那一用力之下,原本满脸凶恶的络腮胡却愣在了原地,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腕就好像是卡在了铁钳子里一般,仍由他怎么用力,都是纹丝不动。

再一看此刻李阳那一脸淡然的笑容,络腮胡不由心中一惊,眸子里一抹狠色闪过,咬着牙发了蛮力。

唇角一丝玩味的弧度划过,李阳轻轻一松手,那络腮胡便是一个踉跄直接摔了一个大屁蹲。

几个小厮见老大栽了跟头,纷纷撸起袖子就欲跟李阳动武,却被李阳一个森冷的眼神硬生生吓得缩了回去。

“哥们,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过了概不负责可是潘园的规矩,难道你不知道?”

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络腮胡强忍着怒意和不甘,咧嘴狞笑着露出了一口的烟熏黄。

“规矩?”

“在这东郊巷子,潘家就是规矩!”

听着络腮胡那霸道到了极点的话语,深知潘家这几年在东郊巷子赚的盆满钵满的张雅欣,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怒色,可最后又被无奈给填满了。

“李阳,算了吧我把钱退给他们。”

伸手轻轻拉了一下李阳的衣袖,张雅欣小声说着,显然是不想刚刚出狱的李阳,又为了一时之气在跟如今权财不缺的潘家交恶。

“算你们识相!”

见张雅欣主动服了软,已经掏出了钱打算认栽,那狐假虎威的络腮胡脸上的跋扈更盛了。

“等等。”

就在此时,李阳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就让气氛剑拔弩张了起来。

“姓李的,潘家你得罪不起,小心死无全尸。”

刚刚才在李阳手里吃了哑巴亏的络腮胡,没有跟李阳动武的底气,这会只好搬出了潘家这面大旗。

“退钱没问题,照规矩我要验验货。”

付款先验货,这是规矩,即便是那络腮胡在凶恶,也没法坏了这起码的规矩。

“装腔作势,我看你能说出什么门道来。”

络腮胡不屑的冷笑了一声,把手里的玉牌递给了李阳。

眼见李阳提出要验货,摸不清李阳葫芦里买什么药的张雅欣,这会也是瞪着美眸,满是好奇等着李阳接下来的举动。

接过玉牌,李阳放在手里垫了垫,清晨有些刺眼的阳光下,谁都没有注意到,李阳的一双眼眸,瞳仁深处一抹金黄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仅仅只是看了一眼,李阳便知道手里那块玉牌看上去是满绿的帝王料,其实不过是现代用强酸腐蚀,在染了色的C货。

“木那老场口的料子,还是满绿,这可是好东西。”

李阳咧嘴一笑,轻飘飘的一句话此刻却是如同九天惊雷一般,震的那络腮胡一行人和张雅欣都瞪大了美眸。

海天一色、木那至尊。

这句话是对木那老厂翡翠最高的评价,但凡是混潘园的,谁没听过这句话。

“你……你说什么?”

稍微回过神来,络腮胡瞪大了一双眼睛,有些错愕更多还是激动的问了一句。

李阳并未搭理那络腮胡,只是举起那玉牌对准了阳光,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立刻就露出了惊愕的模样。

“这几年木那老厂出的料子越来越少,这牌子的雕工转角透着毛糙,纯手工的,绝对不是现代机器雕刻的那么圆滑。”

“还有啊你看这花开富贵的纹路,很明显就是清中期的风格。”

这会李阳那头头是道的话语,已经彻底把络腮胡一行人给听得愣住了,甚至于就连张雅欣都忍不住竖起耳朵,仔细听起了李阳的分析。

“你们在看这裂纹,是不是泛着一点点黑色,这是年头久了,汗渍侵蚀进去了。”

正所谓十玉九裂,即便是上好的翡翠,或多或少都会有裂纹,行内叫做出了咎,这会李阳把手里的玉牌平举到了阳光下。

那玉牌上细小的裂纹便清晰了起来,裂纹之间的确如同李阳所说的那般,透着点点细微的黑色。

看着眼前已经信了一大半的络腮胡,李阳玩味一笑。

其实那所谓的汗渍侵入,压根就是那玉牌在作假的时候,强酸用的过度,坏了这玉牌原本的水头罢了。

“行了,别看了!”

“雅欣姐把钱还给他们,这牌子少说也值得个七位数,潘家不识货罢了。”

正当那络腮胡一行人瞪大了眼睛,看的着迷的时候,李阳一晃手就把那玉牌收了起来。

张雅欣愣了一愣,显然也信了李阳刚刚的胡编乱造,慌忙打开钱夹就打算退钱给潘家。

可这个时候,已经全部信了李阳那一番话的络腮胡,眼眸却是闪烁了起来。

“等等,这买卖成了。”

“牌子还我,钱不用退了。”

络腮胡一伸手,满脸凶恶的朝李阳嚷嚷了起来。

眼前那络腮胡几次出尔反尔仗势欺人,张雅欣眸子里的愤怒彻底喷薄了出来,紧握着粉拳就欲上前理论,却被李阳伸手给拦了下来。

“看来潘家在这东郊巷子,还真是只手遮天啊。”

“怎么着?”

“李阳你想试试?”

话音落地,络腮胡一挥手身后几个小厮全都撸起了袖子,大有一副为了立功,要跟李阳玩命的架势。

“算了李阳,牌子还给他们吧。”

新婚之夜就收了活寡,这几年孤身一人赡养着瞎眼婆婆的张雅欣,已经习惯了忍气吞声。

“回去告诉潘天龙,以后可别在看走眼了。”

李阳咧嘴玩味一笑,把手里的玉牌扔给了那络腮胡。

接过玉牌左右看了看,确认没问题,又扔下了几句狠话,那络腮胡这才带着人上了车,一溜烟的走了,显然是迫不及待要回去邀功。

“李阳,谢谢你啊。”

“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张雅欣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还在起伏的胸口,柔声跟李阳道着谢。

李阳下意识的转过身,不曾想因为身高的缘故,一低头就看到了张雅欣那胸前的一片风光。

顿时老脸一红,李阳慌忙低下头,看着此刻满脸泛红,一副害羞大男孩模样的李阳,张雅欣扑哧一笑。

俏脸上那成熟女性特有的风情和韵味展露了出来,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却也是看的李阳一阵头晕目眩。

“就是可惜了那块玉牌,我还想着赚了钱能帮衬你一下呢。”

短暂的燥热过后,张雅欣有些懊悔的看了一眼潘记古玩店的方向。

而李阳此刻却咧嘴玩味的笑了起来。

“雅欣姐,你那块玉牌我不知道是什么品质。”

“不过刚刚那块嘛,十足的C货,八成是潘天龙那杂碎,见你孤身一身,想黑吃黑。”

李阳的话第二次惊的张雅欣张大了小嘴,片刻之后张雅欣猛地想起来李阳最后的那一句,回去告诉潘天龙以后可别看走眼了。

那一刻张雅欣才明白过来,李阳这是在跟潘天龙下战书,或者是告诉潘天龙,他李阳回来了。

潘园,潘记古玩店里,信了李阳一番胡诌的络腮胡一行人,拿着那作假的玉牌跑去找潘天龙请功。

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当场就被潘天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和李阳猜测的如出一辙,张雅欣转手给潘记古玩店的玉牌是货真价实的满绿料子,只是那潘天龙起了歹心,弄了一块C货想要仗势欺人罢了。

“好你个李阳,咱们慢慢玩。”

紧握着那块从自己手里发出去,又被几个蠢蛋手下当成宝贝带回来的C货翡翠牌子,潘天龙一张脸彻底扭曲了起来。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超级捡漏王》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超级捡漏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超级捡漏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link/?id=1099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