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追夫忙》总裁豪门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一章 渣男面目
一栋简陋的私人医院门口,聚集不少人围观。

苏半夏被推倒刚下过雨的泥地上,十分狼狈。

头发凌乱,衣服破旧,沾满污渍。

四十多岁的年纪,让她看起来白发苍苍,形容消瘦,犹如一个老妇。

站在她面前的中年男子,西装革履,打着领带,手提着公文包,一副成功人士风范。

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抖了抖手里的这份病历单。

蓦然抬头,布满岁月痕迹的脸满是狰狞,他将病历单劈头盖脸的扔在瘦弱老妇身上,咒骂道。

“贱人,没本事挣钱,还得了这样的病?怎么地?想我出钱医治你吗,痴人说梦?

我早想摆脱你了,若不是你不肯离婚,我跟青青也用不着过着东躲西藏,被人唾弃的日子。

现在好了,老天有眼,让你得了病,我这没钱给你治病,你也活不久了,我看你怎么死?”

死了都不会给她收尸。

男人愤愤的说着,似乎还不解气,对她拳打脚踢,破口大骂。

周围人都在指指点点,谁都路见不平,但谁也不敢去拔刀相助。

面对这议论纷纷,男人扫了一眼周围的视线,怒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两夫妻吵架?”

秉着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原则,围观众人渐渐散去。

苏半夏感受到拳头如雨点般的落下,身上原本都是淤青,如今又添了新伤,整个人疼得都快没知觉了。

“王光辉,别打了……”她凄厉的声音从喉咙里溢出。

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了这个人渣,为他抛弃一切,换来悲惨人生。

眼泪蓄满眼眶,视线模糊的瞬间,几十年的影像从眼前快速掠过。

那时候的她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姑娘,爱着村里的大学生,为了他抛弃父母,为爱私奔。

为了供他上大学,苏半夏起早贪黑的摆摊卖早点,谁知他毕业后在城里混出了人样,就将她当成一个老妈子使唤。

再后来,他事业有成,跟别的女人有染,踩着她苏半夏的骨血过日子。

因为他,苏半夏掉过几次孩子,导致终身不孕,如今还得了宫颈癌。

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谁让她选了个渣男,若有下辈子,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男人的手还不停的在她身上殴打,语气嚣张至极,苏半夏被迫的承受着,感觉到灵魂漂移。

这会一辆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皮鞋踩下的地面格外有力。

苏半夏抹了抹眼泪,透过眼帘顺着皮靴往上看。

对上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轮廓立体分明,经历过风雨的沧桑,变得更加的成熟有味,他身形高大的往那一站,似乎能遮挡住所有的风雨。

竟然是他,秦立恒。

确认是他后,苏半夏还没来得及喊他名字,就感觉到脖颈处一阵刺痛,原来是王光辉抬脚踩在了她的脖颈上。

这一脚分明就是用足了力气,有着想要送她上西天的狠辣。

围观的人,都被这个男人的手段给愣住了,但这是家务事,谁也不敢管。

呵呵,苏半夏,这就是你的人生,为什么在你最窘迫,最狼狈的那一刻,还要让他看见。

她闭着眼睛准备受死时,就感觉到身上一轻。

秦立恒身形利落的踢开了男人的腿,一个利落的反手,就将他的胳膊往后拧。

王光辉痛苦一声,跟个跳蚤一样的在地上蹦跳,叫骂着这个多管闲事的王八羔子。

“我生平最见不得打女人的男人,你还真是个人渣。”秦立恒冷笑着,抬腿朝他膝盖上一踢。

王光辉吃痛的跪在地上,围观的人,看的过瘾,纷纷鼓掌。

“我打自己的老婆,要你多管闲事。”

“你还嘴硬。”一拳头砸落下来,王光辉顿时老实了。

这种男人就是吃软怕硬,不打不成器。

苏半夏艰难的爬过来,缓缓抬头,盯着他看,声音带着欣喜:“秦立恒。”

没像到十多年后,他还是跟过去一样,面容刚毅,身姿笔挺,气势逼人。

“你认识我吗?”秦立恒纳闷,盯着她的脸,正想要翻开记忆匣子时……

后车门打开,女人靠在座位上的曼妙身姿若隐若现。

她声音温柔地飘了过来:“立恒,时间不早了,再不走,一会签合同就晚了。”

苏半夏眯着眼睛,努力的看过去,只见女人穿着枣红色的旗袍,身形保养的凹凸有致。她穿着肉色的丝袜,踩着一双黑色绑带高跟鞋,一张脸经过保养后,十分精致细嫩。

若不是眼角的几丝皱纹在宣示,会直接让人误认为这是个二十多岁的待嫁姑娘。

哪怕是一个侧面,苏半夏也认出来了。

这是她的堂姐,苏珍珍。

苏珍珍从小就很优秀,样貌好,学习好,被苏家人从小呵护着长大,养成她不可一世的自私性格。

当她瞥见不起眼的苏半夏越发的美丽动人,掩盖她的光芒后,便爆发了嫉妒。

凡事她喜欢的东西,不管是物品,还是男人,统统都要抢。

在苏半夏沉默的时候,秦立恒最终还是上了车。

临走时他还没有想出这个老妇是谁,苏半夏的心碎成了玻璃渣子。

伤痕累累的她,如何再配的上秦立恒的爱。

不记得了,这样也好,活在回忆里的永远是最美好的。

“看什么看,你这个臭娘们,是不是想当着老子的面,想给老子戴绿帽。”王光辉骂骂咧咧中,又是一脚。

这一脚踢中了苏半夏的头部,眼前出现一片漆黑,脑部的血液似乎溢了出来。

渐渐失去知觉后,她这朵饱受摧残的昔日黄花,最终凋零了……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苏半夏睁开惺忪的双眸。

入目所及的是布满蜘蛛网的横梁,一顶破旧飘有灰尘的蚊帐在眼前摇曳。

朦胧视线逐渐清晰,陌生一切,让苏半夏整个人惊的坐起来。

老式的衣柜,因为年代久了,掉了不少漆,露出原本的斑驳痕迹。

旁边一张小书桌,放有一堆破旧的书籍。

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副毛爷爷头像,上面写着为人民服务。

盖在身上的是发着霉味的棉被,以及膈得身体硬邦邦的是底下的睡炕。
第二章 重生
清冽的晨光,从木窗的缝隙倾斜而下,洒下一圈圈光晕。

窗台的珠帘,还有那刀刻下的“好好学习”印记,都是她少女时代熟悉的回忆。

她明明是在医院的门诊门口被王光辉拳打脚踢,怎么昏迷过后,醒来后就是这副场景?

这是梦吗?

苏半夏下意识的抬手抚摸脸颊,指尖的触感没有想象中的粗糙,相反是细腻柔滑,就连眼角的纹路也是平坦一片。

这种认知,让她越发震惊。

她顾不得许多,一把扑到书桌上,抓起那面小镜子左照右照。

镜子里是个年轻的姑娘,乌黑的头发如瀑布,就这么柔顺的垂在胸前。

小巧的鹅蛋脸,十分精致,皮肤带有一点营养不良的微黄,一双水亮的黑眸,如黑葡萄闪烁着荧光水润。

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虽说差了点,但也无法掩饰这是一个美人。

这分明就是她,十八岁的模样。

她重生了,意识到这个事实,苏半夏喜极而泣。

她不可思议的掐着脸蛋,就见镜中的人儿疼的龇牙咧嘴。

美好的年纪,迎着晨曦,就像是含苞欲放的花朵。

她无法相信,昨天她还是个四十多岁,受尽人渣丈夫折磨的女人,转眼间返老回童。

无次数在梦里,她都无比后悔,为何不选择爱她的男人,而是追着一个斯文败类赔尽一切。

若有下辈子,她一定不会重蹈覆辙。

不,是这辈子了。

苏半夏对着镜子,喜极而泣。

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她似水年华,他还未出现。

“怎么,还伤心呢?妈早就跟你说了,那个王光辉不适合你。”伴随着吱呀一声,木门打开,迎着光线而来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

她有着温柔的眉眼,慈善的面容,细细的皱纹。

苏半夏看着正值中年的母亲,抖着唇唤了一声:“妈……”

上辈子,她为了王光辉离家出走,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根本不敢跟家里人联系,就连母亲病死了,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她无比的懊悔,在此刻更是有深刻的领悟,亲情是刻入了骨髓当中,万不能割舍的。

这一声呼唤从心底散发,似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看着面前这张脸,恍如隔世。

董翠兰见她眼角蓄满泪水,眸色带着复杂的光,忙过去抓着她的小手道:

“闺女,听妈的话,忘了光辉,你们不合适的,他如今都是上大学的人,以后肯定会在城里生活,你们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听母亲这么说,她脑海里便踹进了一股陌生又熟悉的回忆。

昨天,从京都回来探亲的光辉,特意过来找她说了一些话。

这可是83年,恢复高考没几年,村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而且上的还是京都大学,这含金量可想而知。

若是王光辉单单说学历问题,她还能接受,可他根本就是控制不住骨子里的花心,跟她的堂姐苏珍珍好上了。

若她没有亲眼看到,就会被分得这么不明不白,但经历过重生,她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

这对渣男贱女,早就在一块儿。

上辈子的苏半夏是傻,被愚弄了一辈子,这辈子她绝不会放过这两个害她生活凄惨的人。

昨日的她还是懵懂单纯,失恋后伤心欲绝在雨中失神落魄的回家后,躲在屋里合着湿衣就睡了,后面就高烧不止。

现在烧是退了,但头有些昏沉。

董翠兰见她神情恍惚,常年由于干农活的手十分粗糙,摸了摸她的额头,呀了一声:“闺女,额头还是有点烫。这样,今个你好好躺着,别下地干活了……”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院子里响起哗啦啦的声音,像是扫把拍打门板发出的刺耳声。

接着老太太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老二家的,都几点了,太阳都快晒屁股了,这地里的活儿也没干,咋还不出门呢?窝在家里生蛋呢?”

这时候的干农活,已经不按工分算了,但承包制的,家里人越多越好,干的活多能多挣几个钱。

苏半夏缩进棉被里,看着母亲慈爱的光,道:“妈,我没事,你去忙吧。”

董翠兰摸了摸她的额头,叹气:“你奶也真是,明知道你昨个淋了雨,心情不好,还……”

对于这个势利的老太太,她不知道流了多少泪。

当初她就不同意闺女跟王光辉走得近,这学历,这家庭都天差地别,在一起根本就不般配。

可这老太婆一个劲的撮合,口口声声说,若是沾上了这样的男人,他们家就可以脱离苦海了。

现在好了,王光辉上了大学,还跟苏珍珍处了对象,这移情别恋,要跟闺女分道扬镳,痛苦的是谁?

老太太是无所谓,说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总归都是要成为苏家的女婿,对人家那是殷勤。

她这个为人母的,也只能在心里抱怨大伯一家子做的不是事。

对于,女儿以后嫁的家庭,她不求能大富大贵,只希望她余生能开开心心的。

董翠兰叹息着,就见眼前有身影一晃,定睛一看,是苏半夏起身下炕在穿鞋。

苏半夏一张小脸闪烁着惊异的目光:“妈,我现在觉得头不疼了,我们下地一起干活吧。”

“这怎么行呢?你额头还有点烫呢?”董翠兰自然是不肯的,见不得女儿受委屈。

“妈,我真的没事,放心吧。”上辈子的她对亲情这一块薄弱,这一世,她一定要做个孝顺闺女。

若是她今个下地不干活,她奶奶能在村里闹得人尽皆知。

对付那种蛮不讲理的老太太,以后有的是机会对抗,现在就不逞一时之能了。

董翠兰百般不肯,见闺女这般坚持,倒是拗不过她这倔强性子,任由着她起来收拾一番。

“来,闺女,填饱肚子先。”董翠兰拉着苏半夏的手,进了灶房,将她按在了凳子上,献宝似的变出了一碗红枣鸡蛋汤。

很明显的,这是刚做了有一会的,刚是放在锅里还温热着。

八十年代,物质缺乏,家家户户的鸡蛋都是拿去镇上换钱的,就这么一大碗的吃,还真有点奢侈。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重回八零追夫忙》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重回八零追夫忙》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重回八零追夫忙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link/?id=1099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