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盛宠:小妃要上天》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仁帝病危太子薨
半夜三更,尚吴帝国已在夜幕的怀抱中沉睡。只有两处还在噪动着异样的声响:

一处是皇宫,操劳过度的泰仁帝将不久于人世,已处在弥留之际;另一处是相隔千里的兴东候府的柴房,一个蓬头垢面的歌姬卧在干硬冰冷的柴禾上疼得死去活来,即将临盆。

皇宫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泰仁帝的病榻前站着满面哀愁的皇后,跪着本家王爷和满朝的文武大臣。

“太…太子!让他来!快!”泰仁帝吃力地吩咐道。

“是!”贴身老奴潘公公一刻也不敢耽误,火速前往东宫宣太子见驾。

太子已经十七岁了,是泰仁帝膝下唯一的儿子,这孩子从小体弱多病,但为人谦和孝顺,有仁君之风,深得泰仁帝的喜爱。

可怜的皇太子因为担心父亲的病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好容易有点食欲,剥了个鸡蛋正准备往嘴里送,突然潘公公到了,来不及多说拉起太子就走:

“快!快!跟奴才走!”。

太子一着急就把整个鸡蛋塞到了嘴里,可偏就这么倒霉,鸡蛋从口里哧溜一下滑进了喉咙里,卡住了,吐又吐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太子憋得脸红肚子粗,直晃潘公公的胳膊。

潘公公哪敢去拍太子的背呀?还是去找太医吧,可此时太医们全在泰仁帝那候着呢!这可怎么办哪?

潘公公只得扔下太子,又火速跑了回来,把太医们请了过去。

一路上火急火燎的,可惜,当太医们气喘吁吁地赶到时,孱弱的太子因为食物堵塞气管太久而窒息死亡了!

万里无一的噎死机率竟让他赶上了,竟让尚吴王朝赶上了。这个孝顺的倒霉孩子竟先走一步,到黄泉路上等他的父皇了。

潘公公三魂出了二窍,全身颤抖地把噩耗告诉了泰仁帝。

病榻上的泰仁帝哪里禁受得住这样的打击?不禁老泪纵横,仰天长叹:“天欲亡我呀!”随即喷出一口鲜血,晕死了过去。

太医们立即拿着药箱蜂涌了上来,皇后与众人退到了外殿。

“太子已薨,陛下又没有其他的子嗣,然大统关乎国家社稷,不能没人继承,不如就从陛下的兄弟中选一个吧?”一位大臣提议道。

皇后的脸立即沉了下来,她岂不知道这番话背后的用心,那大臣定是受了哪位王爷的示意。

若是王爷继位,她便是皇嫂了,那跟把她逐出皇室有什么区别?若是王爷的儿子来继位,那就完全不同了,她就是皇太后,天下独大。

于是皇后当机立断:“小潘子,速去把各位本家王爷的嫡长子找来。”

“这……?”潘公公显得很为难。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皇后催促道。

“是!”潘公公赶紧去办了。

“皇后这是何意呀?”定北王故意问道。

“本宫自有道理,等皇上醒了,你自然就明白了。”皇后冷冷地回道。

皇宫的气氛顿时变得冷清而肃杀,透过通红的宫灯,映衬着惨淡的月光。

月光下,兴东候府的柴房冷清异常,只有一盏残破孤灯的微弱的灯光陪伴着这位可怜的歌姬。她凄惨的叫声在候府的上空不停地动荡着,但没有一个人敢开门过来看一看。

歌姬是什么身份?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只是一条贱命,也不是没领教过候府正夫人的厉害。

只是,被兴东候宠幸的当晚,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佛祖亲自抱了一个女婴送给了她。她尽管心存敬畏,但实不敢不喝药,哪知道一月以后,她还是就被查出有了身孕。

当时候爷的正妻俞氏正在坐月子,知道了这件事立即火冒三丈,这还得了!堂堂候爷竟跟一个下九流的东西有了孽种?

俞氏立即把她找来痛打一顿,并逼她当场喝下打胎药,尽管她相信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一般人,但她不喝,俞氏便要她死,她只得把药和着泪水一起吞了下去。

老天有眼!

这孩子就是命硬,竟然逃过了这一劫,活了下来。

歌姬的肚子仍是一天比一天鼓,她就更加相信肚子里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她逢人便说她的那个梦境,传到了候爷的耳朵里,到底起了一些作用。

俞氏也怕报应,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害她,便罚她去柴房做苦力,想折磨死她。

女人或许会是弱者,但母亲从来都不是!她知道自己肚子茁壮生长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小生命,这给了她无比坚强的信念和勇敢。

候爷虽然怕老婆,而且膝下也有了俞氏生的一子两女,但他还想要个儿子,所以在暗中偷偷接济歌姬,给她送些好吃好喝和衣物被褥。

俞氏见一计不成又成一计,偏赶在歌姬快临盆之时把候爷给支走了:

你不是要生下这小孽种吗?没有接生婆,看你个小贱人怎么一个人把孩子生出来?到时候,子死母亡便是天意,怪不得我俞氏!等候爷回来,我会风风光光给你们下葬地,倒落个贤惠的名声。

可歌姬肚子里的孩子就像知道了俞氏的阴谋似的,过了十个月仍不从娘胎里出来,一天又一天地拖着。

眼见着候爷回来的日期一天天近了,俞氏也急了,打着关心歌姬的旗号,一次次地请郎中来给她催生。终于迫使这个小生命不得不提前来到人世。

“救命啊!快来救救我呀,我肚子里也是候爷的孩子!你们不能见死不救!佛祖在天上看着呢!救救我!”歌姬的衣服全部紧紧地贴在了身上,都被汗水浸透了。

可是,任她再怎么喊,外面回应她的只有惨淡的月光和远处的几声狗吠。

皇城里一阵鸡飞狗叫之后,潘公公就把四个孩子齐齐地找来了。

他们分别定北王的嫡长子慕容尚云,年方十四岁;镇西王的嫡长子慕容尚贤,年方九岁;平南王的嫡长子慕容尚琪,年仅六岁;最小的是已故的保东王的独子慕容尚清,只有五岁,怀里还抱着一个别人给他做的小球。
第2章 天上掉下帝宝座
皇后最喜欢的是尚清。

那是她最喜爱的小妹妹的亲儿子,她的亲外甥。保东王为国捐躯之后,王妃整日以泪洗面,皇后怕妹妹弄出个好歹来,赶紧把她母子二人接进宫来照料。

然而姐姐的安慰依然没能挽救妹妹的性命,一年之后,伤心过度的王妃还是追随王爷而去了。

皇后不能生育,便将尚清养入宫中,她一直把这孩子当成自己的亲骨肉一般。皇上也曾夸这孩子聪明,有其父之风范,若能由他继承大位,她这个皇太后就当得踏实了。

“尚清,乖孩子,快把球放下,明天再玩好吗?”皇后温柔地说,伸手要去拿球。

“不嘛,我就要抱着。”尚清把球往身后一藏,他从来不知道要给谁面子。

“乖,本宫派人给你看着,不会丢的。快拿来!”皇后有点生气了。

“为什么不给抱?这是我的球!”尚清正玩得过瘾呢,就是不愿意给任何人。

“你这孩子,怎么连皇后的话都不听!”高大魁梧的平南王很合时机地出来骂道。就像抓小鸡一样,他一只手就把尚清给抓得牢牢的,另一手就要去抢这孩子的球。

小尚清一点儿都不害怕,瞅准机会,毫不客气地咬了他的手一口,并加了一句:“欺负小孩子,你是坏人!”

“嘿——?你这小兔崽子,咬了本王还敢骂!我可是你的三伯!”平南王揉着伤口,顿时恼得不成,举起手就要煽他耳光。

“老三,算了!”皇后急忙拦道,“他还只是个孩子,随他去吧。你那伤口还是赶紧让太医给你上点药吧。”

“皇嫂,您可不能这么宠着他!”平南王恼火地去到一旁上药却说了。

“哼——!”小尚清不客气地回敬了他一个鬼脸。

约摸半个时辰之后,泰仁帝终于清醒了过来。他的气色看上去比刚才好多了。太医和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快,快,快。”皇后赶紧安排几个孩子来拜见泰仁帝。

“侄儿们恭请皇上圣安!”几个孩子立即上前来行君臣大礼。尚清还是紧紧抱着他的球不放。

“起来吧!”泰仁帝的声音突然变得细小而嘶哑。

“谢皇上!”几个孩子站了起来。

泰仁帝看了看眼前一字排开的四个孩子,明白这是皇后的主意。

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向皇后提过,如果老天没有把儿子赐给他,他也绝对不会让胞弟平南王继承王位,他实在看不上这位胞弟的人品,也觉得他这几位亲兄弟都不足以安邦定国平天下。

但令他欣慰的是,这四个小辈都有着各自的过人之处。

慕容尚云熟识兵法、武艺超群,年仅十四岁已经是王朝最年轻的勇士了;

慕容尚贤聪慧好学、文才出众,才十二岁已经知道礼贤下士;

最让他喜欢的就是这个慕容尚琪,虽然只六岁,乃是王朝第一神童,孔融七岁才让梨,这孩子五岁时尊敬长辈友爱兄弟的豪举就已经在全国上下传遍了。

泰仁帝绝对相信尚琪长大以后跟他一样,是个仁君,孝顺皇后、爱护百姓,把国家治理得国富民强。而且尚琪这名字也取得好,里面带了一个王字,实乃王者之才,舍他其谁呀?

可若选他做了皇帝,他的父亲平南王一定会借机操控朝政大权,他气量狭小,又与另两位皇弟素来不和,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也不知道皇后到时能否牵制得住他。

唉,难啊!

泰仁帝的目光落到了最小的孩子——

慕容尚清的身上。

这个孩子是非常聪明,在四个孩子中潜质最优秀,但是他太调皮了,完全不遵守礼数,连皇后这个亲姨母都管不住他,天天都能听到他犯错的禀报。

如果选了他,固然可以平衡朝里上下的关系,皇后也会不遗余力培养他。可泰仁帝始终认为,这孩子也许可以像他父亲一样成为一名骁勇善战的将军,但绝不是一个盛世明君。

记得有一次,泰仁帝看这孩子实在疯得不像话,就准备好好地罚他一下。

没想到他竟大把大把地往自己的嘴里塞沙子,泰仁帝只当这孩子是嘘人的,就在一旁看着没动,在他看来,管教小孩子只要妥协了一次,以后次次都得妥协。

他非常有把握地等着这孩子先投降。可这孩子把自己噎得两眼直往上翻仍不停手,完全一副不怕死的模样。

最后竟把泰仁帝给吓慌了,赶紧妥协,他才把沙子吐了出来。

这孩子是幼弟唯一的骨肉,幼弟战死沙场,弟妹伤心而亡,若这孩子真有什么三长二短,他堂堂一代仁君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弟弟和弟妹!

考虑再三,泰仁帝还是觉得选亲弟弟的儿子更稳妥些。

“太子就是——”泰仁帝举着颤颤巍巍的手吃力地指向了尚琪。

那手实在抖得太厉害,又举得太慢了,尚清好奇看着那只苍老的手悬在空中一点一点地往上爬,因为看得太入迷,怀里的球掉了都没注意到。

那球刚好滚到了尚琪的脚边,他友爱兄弟是出了名的,想都没想就立即弯腰下去帮弟弟捡。

偏这孩子运动少,他去捡时,不小心踢了球一脚,球就滚了出去,他又猫着腰去追。

泰仁帝的手本来就抖得厉害,在尚琪与尚清之间晃来晃去,而尚琪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娃,一弯腰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平南王跪在后面又不能大声提醒他,急得一身是汗。

得!那泰仁帝指的还能有谁,只有尚清了!

“太子就是尚清!”皇后极力压住惊喜宣布道,心里对皇上感激万分,到底百日夫妻似海深哪。

泰仁帝那只手“叭”地一声重重地打在了锦被上。年迈病弱的皇帝再一次晕死了过去!

年幼的尚琪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动作竟害他丢掉了皇位,他终于把球抓住,直起身来,还满心欢喜地交给了尚清。

跪在下面的本家王爷与大臣们都看得真真的,一时间面面相觑,全傻眼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邪皇盛宠:小妃要上天》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邪皇盛宠:小妃要上天》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邪皇盛宠:小妃要上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xiaoniu.link/?id=1096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